Jeff Bezos 的《华盛顿邮报》发表有关 Mercola.com 的煽动性文章

  • 2019 年 8 月 9 日,《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 的记者 Lena H. Sun 就一篇文章的信息联系了我为避免我的回答被曲解成我支持某个行业的言论,我将在此发布她的问题以及我的全部答案
  • Amazon 目前正在审查对疫苗持批评态度的产品。Amazon 创始人兼 CEO Jeffrey Bezos 于 2013 年收购了《华盛顿邮报》
  • 此后,该媒体经常招募媒体记者和专栏作家,在训练之后秘密用于传播行业宣传,而 Sun 此前的报道就涵盖了疫苗行业的多个主题

205
爆炸新闻

作者:Mercola 医生

2019 年 8 月 9 日,《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 的记者 Lena H. Sun 联系了我她要求当面进行采访,但考虑到需要出差和演讲,我不得不拒绝了她的请求。相反,我要她把问题发给我,这样我就可以用书面形式回答。

考虑到 Sun 和《华盛顿邮报》此前曾在多个场合发表带有偏见并且对某些行业有利的报道,如果我的回答被扭曲或误解成支持某个行业的言论,我也丝毫不会感到意外,因此,我决定发布《华盛顿邮报》向我提出的所有问题,以及我的完整回答。我预计《华盛顿邮报》的文章将在这周晚些时间发表。

《华盛顿邮报》的记者非常关心我销售维生素能赚多少钱,考虑到他们的老板已经承认靠销售假冒补充剂来盈利,他们提出的问题简直可笑至极!我们有多大可能在他们的调查中看到这些揭露真相的细节?

在我的回答中,我还针对《华盛顿邮报》一直处心积虑挖掘我和我公司的丑闻,以及 Sun 没有针对一篇明显存在虚假报道的文章发表更正,与她进行了对质。下面,您将可以看到我和 Sun 的完整交流。

正如《赫芬顿邮报》(HuffPost) 记者 Paul Thacker 在 2019 年 8 月 6 日的一篇文章中所指出的,媒体记者和专栏作家经常被招募、培训以及秘密用于散布行业宣传,而 Sun 的报道与疫苗行业的许多特征和话题密切相关。她向我提出的问题也不例外。

Thacker 在文章中重点提到了《华盛顿邮报》的另一位专栏作家 Tamar Haspel。Haspel 的博客和文章一贯支持转基因工业和化学农业。Haspel 也成为了 GMO Answers(由孟山都的公关公司 Ketchum 创立的行业前沿集团)的代言人。现在已经有证据表明 Haspel 与孟山都和 Ketchum 的合作相当密切,这一点不足为奇。Thacker 指出:

对于许多怀疑 Haspel 与农用化学制品巨头关系的人来说,这些文件进一步证明,她与她所报道行业的关系过于密切,而她借助《华盛顿邮报》知名专栏这个平台,传播了大量有关农业以及我们所吃食物的误导性信息。

有关健康自由的战争正持续升温

健康自由

多年以来,我曾针对社会工程的危害以及大型垄断企业的数据收集发表过多篇文章。Facebook、Google 和 Amazon 正在进行一场危险的尝试,试图通过大规模数据收集、监控和审查来控制大众。

在贪婪、征服以及无法满足的控制欲的驱使之下,这些科技暴君正加班加点地阻止公众获取与这些公司的世界观和最终目标相悖的信息。

虽然目前针对整体健康特别是疫苗安全的审查给出的正当理由是公共安全考虑,但我们必须提出质疑,为什么阻止公众获取疫苗危害的第一手证据,以及为什么欺凌和诬蔑医疗伤害受害者,而非为他们提供支持并调查造成如此大规模伤害的原因。

面对当前的网络审查制度及人工智能的指数级进步,我们的独立思考能力正受到直接威胁。社会工程策略被应用到各个领域,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操纵和控制全球人口中的很大一部分。

数据已经超过石油,成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资源,这背后有它的原因。据《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 在 2017 年报道,美国人每在网上消费一美元,就有 50 美分被 Amazon 赚取,2016 年,Google 和 Facebook 这两家公司几乎占据了美国数字广告收入增长的全部份额

单单是 Facebook 一家公司,就通过跟踪用户的每一次点击、图片、文字和 GPS 位置,然后将这些信息卖给任何愿意付钱的人,从中牟利数十亿美元。与此同时,Google 几乎渗透到了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

通过接管学校,它现在已经有了从孩童时代就开始收集大量数据的手段,建立了有史以来最广泛的一整代人的个人档案。

尽管目前的审查和社会工程努力主要集中于消除对疫苗持批评态度的声音,但如果认为他们的目标仅限于此,那将是愚蠢和幼稚的想法。

他们的最终目标是彻底的控制—由他们来告诉您,您需要什么,无论是疫苗、药物、有毒食品还是任何其他商品或服务,您必须顺从,毫无保留地交出您的思想、身体和现金。

通过审查和精心策划的内容进行监督和社会操纵,都是这种非暴力但又充满敌意的控制起效的必要前提,而所有这一切,都正发生在我们眼前以及我们看不到的地方。

大型制药公司加入大型科技公司,共同组建监控谷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 (NBC) 在 2019 年 8 月 8 日报道,Amazon 目前正在为美国警察部队开发高科技监控工具,称其有责任为警察、国防和情报机构提供协助

这种合作关系固然有其好处,但也隐藏着缺点和副作用,其中最明显的一个不足,就是扩大了政府在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监视美国人的能力。

Amazon 创始人兼 CEO 还在 2013 年收购了《华盛顿邮报》。试想,作为一个完全没有报业经验的大型垄断企业的老板,他会想要一份什么样的报纸?

考虑到在这种监控允许的范围内收集数据和控制信息的能力,不难想到,如果能将海量数据收集能力与庞大的媒体帝国结合起来,就能发展出一种协同的能力,时时刻刻保护和推进的目标,而无论这个目标是好是坏。

Google 和 Facebook 也遵循同样的模式—收集数据、控制信息,并将人工智能用于社会工程目的。长期以来,我一直是推动行业宣传的煽动性文章的攻击目标,并且多年以来一直在谈论这些技术暴君的危险。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拥有言论自由、思想自由的最后阶段,这不仅关乎您的能力,还关乎您控制自己健康的权利。所有这些自治和自决的基本人权都在受到攻击,除非我们竭尽全力捍卫,否则我们很可能会失去所有这些权利。

以下原封不动地发布了我给 Sun 的回答,正如她为《华盛顿邮报》文章所写的一样,首先是我对她试图从 Mercola.com 前员工那里获取信息这一做法的评论。

质问 Sun 为何要挖黑料和提出虚假陈述

在我回答您的问题之前,我有几句话想说:我们收到前雇员发来的令人不安的信件,告知我们您试图向他们打探负面意见和机密商业数据。

另外,在 2017 年 10 月 25 日,您质疑流感疫苗有必要打吗,发表了有关疫苗和百日咳的虚假信息,您说在免疫接种率高的社区并不会发生百日咳。我们及时给您寄去了更正说法。很奇怪的是,您的回复是会删除这些虚假信息,但据我们所知,您并没有发布更新后的版本。

如果您确实发表了更正信息,而我们没有注意到,请务必提醒。

掩盖这种新闻错误,一再提出含有虚假说法的问题,以及攻击其他支持知情同意原则的人士,这些做法都表明您罔顾事实,有违公正新闻这一标准,包括提出相反的观点和不同的观点。

您提出的一部分有关我和我公司的陈述远非事实。

您指出我曾宣传我的产品比疫苗还好。如果我的网站上确有这样的陈述,为什么您不直接提供链接呢?我曾宣传我的产品比疫苗还好是错误的说法,这表明您完全不顾事实。

您指出我建议人们不要接种疫苗,而应该服用维生素 D。这个说法存在两处错误。我没有告诉人们不要接种疫苗,我也没有建议他们用口服维生素 D 来替代疫苗接种。在您发表的任何一篇文章中提出这两种说法,都表明了您对真相的漠视。

您推断我通过持有不受欢迎的立场以及接受负面舆论的攻击而大赚了一笔。我将很大一部分销售所得捐赠给了非营利组织,并且都没有特定用途,希望通过鼓励人们控制自己的健康,捍卫自己的健康自由,来促进个人和公共健康。

如果消费者能有足够的知识和自由来利用自己的能力,将形成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我敦促每个人都做出明智的选择,改善自己的健康,减少对药品或医疗干预的需求和依赖,这些药品或医疗干预存在真正的风险,每年都会导致成千上万人死亡,不仅发生在美国,也发生在世界各地。

《华盛顿邮报》问与答

问:给我们讲讲您的故事吧,您当初是如何进入医学和天然保健行业的?

答: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曾梦想着成为一名宇航员,在我转专业到医学预科之前,我在一个工程项目开始了我的学术研究。1982 年,我从芝加哥骨科医学院毕业,1985 年获得家庭医学委员会认证,之后开始了自己的执业生涯。

问:你们目前有多少款产品在售?您是如何对这些产品进行分类的?你们最受欢迎的产品是什么?为什么您的产品比疫苗还好,就像您在网站上宣传的那样?

答:shop.mercola.com 网站目前有 100 多种不同的产品,包括维生素和补充剂、有机果蔬粉、生物动力食品、阿拉斯加海鲜、草饲牛肉、有机棉服装和宠物产品。

关于我的产品比疫苗还好这一说法,请提供具体的来源。这是公然的虚假指控和诽谤。

如果您指的是Joe Prendergast 医生录制的这段视频,他解释了流感疫苗有必要打吗以及为什么他认为维生素 D作用 比疫苗更强大。在我的网站找不到任何与您的诬告接近的内容。

问:您的公司经历了怎样的发展?您在 90 年代、2000 年代初期和之后都销售了哪些产品?您的生意赚了多少钱?在天然保健市场,您属于哪个规模的竞争者?

答:我在 90 年代末创建了我的网站,以便与我的病人及其家人分享信息。在网站运营的前三年,我完全依靠自己行医的收入来支付费用,没有销售任何产品。

我最终意识到,随着网站越来越受欢迎,它的规模还不够大。唯一可行的选择是对信息订阅收费,接受广告,或者销售自己的产品。

订阅者显然想要免费的信息,而我不想为不信任或不可靠的产品和企业做广告—因此,我通过制作、测试并销售自有品牌的产品来支持网站。

我大概雇佣了 175 名员工。与那些在营养药品市场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的公司相比,这是一家相当小的公司。我的公司赚的钱,可能还不及 Jeff Bezos 在剃个胡须的时间内赚到的钱。

问:您还在行医/为病人看病吗?如果没有的话,是什么原因让您停止行医?

答:我在 2009 年就不再为病人看诊了,这样我就可以集中所有时间来发表我的研究。在办公室看诊可能只能帮到几万人,但通过我的这些研究,我可以帮助全国乃至全球数亿人。现在,我的网站以 11 种语言发布。

问:您将如何描述您对疫苗的立场,如果有的话,这一立场是如何演变的?

答:我非常相信知情同意原则,并对制药公司花费大量资金游说联邦和州立法机构这种做法深感担忧。因制药巨头和联邦卫生机构之间的公私合作伙伴关系而存在的深层利益冲突,已经形成了一个不断侵蚀消费者安全的旋转门。

我不相信一刀切地强制实行从摇篮到坟墓的无责任疫苗,因为这侵犯了个人自由,排除了医疗保健的选择。我认为,几乎完全依赖儿童和成人滥用处方药和疫苗的医疗政策,并不能保护个人或公共健康。

高级政府卫生官员和制药公司之间的旋转门 旋转门尤其令人不安。Gottlieb 去了 Pfizer,Gerberding 去了 Merck—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 (CDC) 本身就欺骗公众,一面提出免责声明,错误地声称没有财务利益冲突,一面又接受制药公司的数百万美元赞助。

我们做出的药物选择必须保证不受任何法定的社会惩罚。制药和农药行业的运作方式,与犯罪组织剥削人民谋取经济利益的方式大同小异。大众媒体对行业热点非常友好,对其广告商和广告费非常保护。

制药公司每年都会花费数十亿美元在媒体上做广告。

问:据我们所知,您在 2007/2008 年前后联系了 Barbara Loe Fisher,想与她合作。是什么原因促使您这样做?税务记录显示,您每年会向国家疫苗信息中心捐款约 40 万美元—您为什么决定这样做?您认为这样做对 Mercola.com 有什么好处?

答:我在十多年前亲自联系了 NVIC,因为他们可以提供准确、有参考价值的信息,并且与我的哲学信仰不谋而合。

我可以向你们坚定地保证,对于像我们这样的公司,成为一个强大行业的反对者并不是一件好事,这会让我们成为大规模抹黑活动和监管机构的目标,而这只是参与这些战斗所需成本的一小部分。

问:税务记录还显示,您为有机消费者协会和其他组织提供资金。可以告诉我们,您为什么决定要资助这些组织吗?您还可以告诉我们,健康自由联盟是做什么的,您为什么要资助这个组织?

答:我之所以支持有机消费者协会,是因为他们专注于改善食品和农业。良好的健康需要优质的食物,但人类已经导致地球上大部分水源遭到污染,并且土壤也越来越贫瘠。农业整合和控制正威胁着农民的生存,而当前加工食品行业所依赖的化肥/农药的工作是有毒且不可持续的做法。

农药行业正在日益损害人们的健康并欺骗公众,还将他们的触角伸向了科学期刊和媒体。

《华盛顿邮报》最近披露的一位专栏作家的关系,就属于这种农业企业战略关系的一部分。

再生国际是我通过 OCA 支持的一项举措。

所有我支持的组织都可以在网站的页脚处找到。他们都致力于通过消除行业和政府为实现最佳健康而设置的障碍,来保护个人权利、环境和改善健康。所有捐款均以无限制赠款的形式提供。我相信这些组织的使命,不要求他们给予任何回报。

健康自由 (Health Liberty) 最初是一项非营利性质的工作,致力于让拥有信息的人们能够相互交流和共享知识。社会工程如今已经无处不在,尤其对于硅谷的技术专制公司而言—我认为,我们应该尽一切可能让个人掌控自己的健康。

问:NVIC 是否曾给您公司的发展给予帮助?如果有,是何种类型的帮助?

答:如前所述,十多年来,我一直在资助国家疫苗信息中心的工作。这是 1982 年由疫苗受伤儿童的父母创建的一个慈善组织,旨在通过公共教育预防疫苗伤害和死亡。我相信他们的使命,以及他们对公民自由和人权的坚定捍卫,包括对医疗程序或有风险的疫苗等药品的使用行使知情同意这一基本人权。他们发布的信息经过充分的调查,可以帮助人们做出有关疫苗的明智决定,这也是每个人都应该做到的事情。

NVIC 由于批评制药公司、政府卫生机构和医疗行业协会在保护儿童健康方面没有尽职而饱受媒体攻击。公开支持 NVIC 之类的非营利组织对我的公司没有帮助,但这是正确的做法。

问:您告诉人们不要接种疫苗,而应该用口服维生素 D 替代。但您也卖维生素 D。人们怎么相信您的动机和信誉呢?

答:我经常告诫人们一定要充分了解信息,做出自己的决定。我个人绝对不会接受流感疫苗。每年接种流感疫苗会让一部分人更容易患上由其他呼吸道病毒感染引起的流感样疾病,也会增加患流感的风险。此外,流感疫苗的有效性在过去十年间一直低于 50%。

儿童呼吸道病毒感染流行病学纳入一项流感疫苗有效性研究。

接受灭活流感疫苗可增加非流感呼吸道病毒感染的风险。

每年接种流感病毒疫苗会阻碍儿童病毒特异性 CD8+ T 细胞免疫的发展

2009 年流感大流行后接种疫苗和未接种疫苗的瑞典人免疫反应的差异。

CDC 季节性流感疫苗有效性研究

维生素D作用强大,我个人会通过适当的阳光照射来补充维生素 D,我也是这样告诉其他人的,因为天然阳光相比于维生素 D 补充剂是更优越的选择。但对于生活在北纬地区的人们,维生素 D 补充剂可帮助其维持适当的维生素 D 水平。

优化维生素 D 水平,使其维持在 40-60 ng/ml,这是改善免疫系统功能的最佳方式之一。几乎每一年,流感疫苗都作为救命药物推广给老年人,但对那些最易感染流感的人来说,这种做法每年都以失败告终:

  • 2017 年
  • 2018 年

流感疫苗伤害是最广泛报道的疫苗伤害之一,例如,联邦疫苗伤害赔偿计划自 1988 年以来已向疫苗伤害儿童和成人提供 40 多亿美元的赔偿。应该指出的是,就像美国所有获得许可、推荐和授权的疫苗生产商一样,如果儿童或成人接种疫苗后出现永久性损害健康甚至导致死亡的反应,流感疫苗的生产商在民事法庭上无需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在这里进一步了解我对于流感疫苗的立场。人们还可以相信谁呢?应该相信谁,以及应该怎样做才能保持良好健康,这应该由我们每一个人自己决定。这才是关键:人们应该有选择的自由。

问:有人批评您利用错误的医疗建议牟利,您对此作何回应?

答:今天饱受诟病的事物可能要经历数十年的时间,才能成为未来治疗的标准。我曾因为在人造甜味剂、适当的阳光照射、过量的乳房 X 光检查、草甘膦、生酮饮食、电磁场、胆固醇、鸡蛋、他汀类药物、Vioxx(万络)等问题上的立场而受到批评。在经历时间的考验之后,我的观点往往被证明是正确的。

医疗实践方面的变革已是刻不容缓。许多当前的医疗政策和实践正在接受公众和医学界批评家的仔细审查,最终会被淘汰;但是,制药行业将继续通过诽谤来压制批评者以及通过金融游说来说服立法者,宣扬不需要任何改变,这样他们就能保护自己的市场份额。

我的目的是让每个人都能保持健康状态。我捍卫自由和自治。我认为,应该允许人们发现和获取简单、廉价和安全的传统医疗系统以外的替代方法。传统医疗系统正导致数百万人过早死亡,并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不必要的折磨和痛苦,只因跨国公司只想增加自己的收入。

根据我的经验和观察,这些跨国公司和商界寡头会不遗余力地控制人民,控制食品、药品和政府项目,最终也能控制资金。

问:州和联邦监管机构已经警告过您,不要在您的网站上发布有关产品的虚假和误导性说法。您对此有何回应?

答:与热成像有关的警告,是基于来自过度销售的数十亿美元乳房 X 线照相术行业的政治压力。对于这个问题,我已经探讨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这一事实已经得到广泛认可。

联邦贸易委员会就我对 UVB 健康益处的看法采取的举措,是基于美国皮肤病学会 (American Academy of Dermatology) 的批评和政治压力,以及一位皮肤科医生 出身的卫生局局长的立场,后者曾制定一项针对 UVB 拥护者的行动计划。AAD 及卫生局局长大错特错,他们提供了错误的建议,称对于任何皮肤类型都不存在所谓的安全照射等级。

我认为,美国皮肤病学会建议人们完全远离阳光照射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因为 UVB 是形成维生素 D 所不可或缺的前提条件。有一个大型产业建议所有人远离阳光,而无论其肤色如何。皮肤癌但最终,室内工作的工人患的风险最高,因为这种做法完全误导了 UVB 照射的重要性。其他人也开始认识到这是一项错误的建议。

问:我们注意到你们已将基金会和公司搬到佛罗里达州。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我们还注意到您创立了一个新的基金会,取名 Mangrove Pines Farm Foundation,可以谈谈这个基金会以及您的具体计划吗?

答:我之所以把公司搬到佛罗里达州,是因为这里为公司员工提供了更好的生活方式。远离芝加哥的严冬对健康具有显著的好处,另外,伊利诺斯州存在严重的财政问题,对中小企业来说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环境。

Mangrove Pines Farm Foundation 目前还在开发当中,它将成为一个非营利性的教育机构,教人们如何在不使用合成肥料或杀虫剂的情况下,以再生方式种植自己的食物。

来源与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