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新冠的基本营养

  • COVID-19 似乎是一种由 SARS(一种已经武器化的冠状病毒)、HIV 遗传物质和流感病毒组成的嵌合体,具有功能增益特性,可比普通病毒传播得更远
  • 还有人认为 COVID-19 可能与普雷沃氏菌有关。普雷沃氏菌是一种已知会引起呼吸道感染的细菌,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我们会观察到那些发病症状,以及病毒是如何通过粪便传播的
  • 科学家认为有助于预防新冠感染的补充剂有:N-乙酰半胱胺酸、接骨木、螺旋藻、β-葡聚糖、葡萄糖胺、硒、锌、硫辛酸、萝卜硫素、白藜芦醇、维生素 D、双歧杆菌菌株益生菌和孢子益生菌

716
健康的食物

作者:Mercola 医生

截至 2020 年 3 月 5 日,共报告了 98067 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涉及 88 个国家和地区。该病毒最初的名称为 2019-nCOV,后来世界卫生组织将其重新命名为 COVID-19。

COVID-19

我最近就这个问题采访了生物武器专家 Francis Boyle,他认为 COVID-19 是一种由 SARS(一种已经武化的冠状病毒)、HIV 遗传物质和流感病毒组成的嵌合体,这种嵌合体具有所谓的功能增益特性,可比普通病毒传播得更远。

这种病毒可以在空气中传播 6 到 7 英尺,一些报告表明,这种病毒从受污染的人类粪便中也可以传播这么远。还有人认为 COVID-19 可能与普雷沃氏菌有关。普雷沃氏菌是一种已知会引起呼吸道感染(包括肺炎)的细菌,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我们会观察到那些发病症状,以及病毒是如何通过粪便传播的。

噬菌体假说

噬菌体是像寄生虫一样在细菌内部感染和繁殖的病毒,根据 2018 年的一篇论文,至少某些病理的发展和维持牵涉到噬菌体,包括那些与蛋白质错误折叠相关的病理,该论文进一步指出:

我们在此首次提出噬菌体是人类病原体的概念。我们认为细菌病毒有多种多样的方式与真核细胞和蛋白质直接或间接地相互作用,从而引发人类疾病。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生物信息学核心成员 Sandeep Chakraborty 在 2020 年 2 月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指出,根据在中国进行的两项研究和在香港进行的一项研究,患者体内存在普雷沃氏菌(有时数量庞大)

他接着引用了中国武汉于 2020 年 1 月 25 日发布的 RNA 测序数据,数据显示在几千个 COVID-19 病毒中存在数百万的普雷沃氏菌蛋白。然而,研究人员在他们的论文中并没有提到普雷沃氏菌。香港有一户家庭出现了 6 名 COVID-19 患者,在他们身上也发现了普雷沃氏菌。

这是我能找到的三个研究,Chakraborty 写道,但决定性的证据是,在研究 1 和研究 2 中 nCov 和普雷沃氏菌存在相同的结合点。

此外,可以通过在纤突蛋白中寻找 500bp 的片段来检测 nCoV,这非常有利于进行疫苗开发、蛋白抑制和诊断(这对很多 SARS 病例来说是不确定的,包括 CDC 检测在内)。因为现在涉及到 DNA,使用 RT-PCR 的标准检测测试寻找 RNA 在很大程度具有假阴性。

这种关联需要进一步验证和确认,但这个发现非常有趣,若是真的,那么意义重大。从治疗的角度来看,这可能表明抗生素药物或许有用,对于预防而言,益生菌、益生元和/或孢子菌可能会起到重要的作用。

虽然有人在研究使用维生素 C的作用 进行治疗,但是为了避免感染,很多人已经戴上了医用口罩,采取措施增强免疫功能可能是最重要的预防策略之一。我在下文中回顾了其中的几个策略。

维生素 C 治疗冠状病毒的研究正在进行中

维生素 C

2020 年 2 月 4 日,中国中南医院的研究人员宣布,他们将研究使用维生素 C 输注法治疗 COVID-19 重症肺炎患者的有效性。

与这种病毒性肺炎相关的许多死亡病例似乎是由感染性休克引起的,而且研究表明,大剂量输注维生素 C的作用可以改善败血症和呼吸道感染的预后。正如中南医院的研究报告所述:

病毒性肺炎是一种临床预后不良的危险疾病······维生素 C,也被称为抗坏血酸,具有抗氧化特性。发生败血症时,败血症引起的细胞因子激增被激活,肺内的中性粒细胞在肺内积聚,破坏肺泡毛细血管。

早期的临床研究表明,维生素 C的作用可 以有效地预防这个过程。此外,维生素 C的作用可以阻止中性粒细胞的激活和积累,减少肺泡上皮水通道损伤,从而帮助消除肺泡液。

同时,维生素 C 可以防止形成中性粒细胞胞外诱捕网,中性粒细胞胞外诱捕网是一种生物学事件,是指中性粒细胞激活引起血管损伤。

研究人员打算每天给病人注射 24 克维生素 C,注射速度为每小时 7 毫升,持续 7 天。安慰剂组将接受静脉注射生理盐水。

主要的预后指标将是 28 天住院期间没有通气支持的天数。次要的预后指标包括死亡率、ICU 住院时间、所需的心肺复苏比率、血管加压素的使用、呼吸功能、与败血症相关的器官衰竭等。

Marik 博士的败血症治疗方案可能是不错的选择

时间会告诉我们中南医院的研究结果。很有可能维生素 C 会带来部分益处,但是 Paul Marik 博士的败血症治疗方案可能会是更好的选择。

一项初步回顾性前后对比临床研究显示,每 12 小时给予患者 200 毫克硫胺,每 6 小时给予 1500 毫克抗坏血酸(维生素 C),每 6 小时给予 50 毫克氢化可的松,持续 2 天,败血症患者的死亡率从 40% 降低到了 8.5%。

2020 年 1 月 9 日在线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Marik 的静脉败血症治疗方案也降低了小儿患者的死亡率。这项研究在芝加哥 Ann & Robert H. Lurie 儿童医院进行,正如《科学日报》指出,这项研究的初步数据支持了在成人身上看到的有利结果

2014 年 1 月至 2019 年 2 月,共有 557 名感染性休克小儿患者符合纳入研究的标准。其中 43 人接受了 Marik 的维生素 C-B1-氢化可的松方案,181 人只接受氢化可的松治疗,333 人没有接受这两种治疗中的任何一种。研究人员根据临床情况将 43 例接受维生素 C 治疗的患者与 43 例未经治疗的对照组和 43 例仅接受氢化可的松患者进行了匹配。

30 天后,对照组和仅接受氢化可的松组的死亡率为 28%,而治疗组的死亡率仅为 9%。在 90 天内,对照组的死亡率为 35%,仅接受氢化可的松治疗的小组死亡率为 33%,而治疗组的死亡率仅为 14 %。

预防新冠的基本营养

营养在预防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有几种营养物质因其可以增强免疫力和抵御病毒感染而著称。2020 年 2 月 24 日的一份新闻报道称:

《心血管疾病进展》上发表了一篇引人注目的文章······圣美国加州地亚哥催化剂长寿基金会的 Mark McCarty 和密苏里州堪萨斯城圣卢克美国中部心脏研究所心血管研究学家兼药学博士 James DiNicolantonio 提出,某些营养物质可以帮助感染流感病毒、冠状病毒等封装式 RNA 病毒的患者缓解病情······

COVID-19 的致死率大约是一年一度典型流感的 30 到 60 倍。流感和冠状病毒都会在肺部掀起一场炎症风暴,而正是这场炎症风暴导致了急性呼吸窘迫、器官衰竭和死亡。

有些营养食品或许有助于减少 RNA 病毒引起的肺部炎症,而有些食品或许还有助于增强 1 型干扰素对这些病毒的反应,而人体主要是通过这种方式产生抗病毒抗体以抵抗病毒感染。

McCarty 和 DiNicolantonio 列出了几种可能对 COVID-19 特别有益的补充剂,包括以下各类(见下文)。关于这两种疾病的更多信息,请参阅发表在《心血管疾病进展》上的完整论文:

N-乙酰半胱氨酸 (NAC) — 促进谷胱甘肽的产生,稀释黏液,降低感染流感的机会,降低患上严重支气管炎的风险

接骨木提取物 — 已知可缩短流感持续时间 2 至 4 天,可降低流感的严重程度。据作者称:

鉴于接骨木富含花青素,我们有理由怀疑,它对病毒的影响可能是由阿魏酸介导的,至少部分是由阿魏酸介导的。阿魏酸是摄入花青素后血浆中出现的一种重要代谢物。

螺旋藻 — 在动物研究中降低了流感感染的严重程度并且降低了流感死亡率。在人体试验中,螺旋藻显著降低了 HIV 感染者的病毒载量

β-葡聚糖 — 在动物研究中降低了流感感染的严重程度并且降低了流感死亡率

氨基葡萄糖 — 在动物研究中,增加了线粒体抗病毒信号蛋白 (MAVS),降低了流感感染的严重程度,降低流感死亡率

硒 — McCarty 和 DiNicolantonio 指出:由于硒是某些过氧化物酶的重要辅因子,而缺硒在中国的某些地区和世界其他地区已经成为一种地方病,在这种情况下,确保硒元素充足或许也是比较适当的。

缺硒还会使病毒的变异速度加快,使更具致病性和能够避开免疫监视的菌株发生进化。

锌 — 支持各种免疫细胞的有效功能和增殖,降低 27% 的老年人死亡率

硫辛酸 — 有助于促进 1 型干扰素反应。2014 年的一篇论文解释道:

I 型干扰素 (IFN) 可以激活细胞内的抗菌程序,并影响先天和适应性免疫反应的发展······(IFN) 是由细胞受到感染后分泌的多肽,主要有三种功能。

首先,在受感染细胞和邻近细胞中诱发细胞内固有的抗菌状态,从而限制感染性病原体的传播,特别是病毒病原体的传播。其次,能均衡调节先天免疫反应,促进抗原呈递和自然杀伤细胞功能,同时抑制促炎途径和细胞因子的产生。

三是激活适应性免疫系统,促进高亲和力抗原特异性 T 和 B 细胞反应和免疫记忆的发展。I 型干扰素在急性病毒感染中可以起到保护作用,但在细菌感染和自身免疫性疾病中可能起到保护作用,也可能起到有害作用。

萝卜硫素 — 有助于促进 1 型干扰素反应

一项于 2005 年发表在《传染病杂志》的研究还发现,白藜芦醇能够抑制 A 型流感病毒复制,可显著提高受流感感染小鼠的存活率。据作者称,白藜芦醇具备的药效是抑制细胞的功能,而不是抑制病毒的功能,这表明它可能是一种特别有价值的抗流感药物

建议每日剂量

为帮助控制 RNA 病毒,包括流感和冠状病毒感染,McCarty 和 DiNicolantonio 提出的临时每日剂量建议如下:

营养食品 每日剂量

阿魏酸

500 到 1,000 毫克 (mg)

硫辛酸

1,200 到 1,800 mg(代替阿魏酸)

螺旋藻

15 克

NAC

1,200 到 1,800 mg

50 到 100 微克 (mcg)

氨基葡萄糖

3,000 mg 或更多

30 到 50 mg

酵母 β-葡聚糖

250 到 500 mg

接骨木提取物

600 到 1,500 mg

优化维生素 D 的重要性

事实证明,太阳紫外线-B 辐射和补充维生素 D 也可以降低流行病致死率,这不无道理,因为维生素 D 在控制感染和降低流感和普通感冒风险方面具有重要的作用。

维生素 D 预防感染中所述,研究表明,补充高剂量的维生素 D 可使老年人患呼吸道疾病和肺部感染的风险降低 40%。该研究的一名作者指出,维生素 D 可以提高免疫系统的抗感染能力,因为它能增强免疫系统的第一道防线。

2009 年发表的研究指出,1918-1919 年流感盛行期间,致死率受季节影响,冬季死亡人数多于夏季。据作者称:

1918-1919 年流感盛行期间,死亡人数与流感病毒和继发性肺部细菌感染存在关联。根据 1918-1919 年流感盛行期间美国 12 个地区的调查数据,可以获得致死率和并发肺炎的流感病例的百分比。

本研究将估计的夏季和冬季太阳紫外线-B (UVB) 剂量作为人口平均维生素 D 状况的指标,据此分析了致死率和并发肺炎的病例。

结果发现,7 月 UVB 剂量与致死率和肺炎作为流感并发症的发生率之间存在很大的关联。冬季 UVB 也有类似的结果。维生素 D 能提高人体抗菌肽 LL-37 的分泌量,而这种物质具有抗菌和抗内毒素的双重作用。

维生素 D 还能减少促炎性细胞因子的产生,这也可以解释维生素 D 为何具有某些益处,因为 H1N1 感染会引发细胞因子风暴。

一般来说,一年需进行两次维他命 D 水平检测,冬夏各一次,确保自己全年处于 60 ng/mL 到 80 ng/mL 的健康范围内。(一项令人信服的研究表明,最低不得低于 40 ng/mL。)

益生元、益生菌和孢子菌或许能有效对抗普雷沃氏菌

最后,如果研究证实 COVID-19 确实包含普雷沃氏菌,那么益生元、益生菌和孢子菌的用途可能会非常重要。多项研究表明,双歧杆菌菌株益生菌有助于减少普雷沃氏菌,而乳酸菌菌株则倾向于增加普雷沃氏菌。

孢子菌的益处可能会特别大。正如 Dietrich Klinghardt 博士在孢子益生菌的作用访谈中解释的那样,基于孢子的益生菌由芽孢杆菌的细胞壁(即 DNA 周围的保护性外壳)和 DNA(并非整个活细菌)的运转机制组成。

事实证明,芽孢杆菌能显著提高免疫耐受性,这意味着芽孢杆菌有助于修复肠道屏障的损伤。因为它们不是活的,也不受抗生素的影响。

芽孢杆菌能够非常有效地调节细胞因子—增加抗炎细胞因子,减少炎症细胞因子,从而恢复两者之间的平衡。

研究还表明,孢子菌可以通过发出电磁信息大量增加肠道中嗜酸杆菌、双歧杆菌和其他微生物的繁殖。这种现象非常独特。若定期服用益生菌,益生菌根本不需要人为保护。另一方面,芽孢杆菌实际上增强了许多其他有益微生物。

芽孢杆菌还会产生 24 种不同的物质,具有很强的抗菌性能。然而,它们不像抗生素那样滥杀无辜。它们专门抑制那些整体上起到重要作用的病原体。

如今 COVID-19 依然肆虐,采取措施加强免疫系统不失为一个明智的策略,因为不论是病毒还是细菌,强大的免疫系统都是您抵御所有类型感染的第一防线,本文中提及的营养食品也可以为您提供帮助。

来源与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