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胆固醇的谬误正在危害您的健康

  • 在过去 20 年间,胆固醇一直被不公平地指责为导致每一例心脏病的罪魁祸首,但实际上,您需要胆固醇来维持健康,您的身体会将胆固醇用于细胞膜、激素、神经递质以及总体神经功能
  • 您的总胆固醇水平并非衡量心脏病风险的有效指标;其他一些化验结果更能有效地预测心脏病和整体健康风险
  • 优化维生素 D 水平对于良好的健康至关重要,而维生素 D 的合成同样取决于胆固醇
  • 胆固醇水平可反映出您体内的慢性炎症状况:炎症越严重,总体胆固醇水平就越高。您的身体会生成胆固醇来“弥补”这种持续炎症造成的损害

1358
HDL 胆固醇

过去二十年间,胆固醇遭受了很多无端指责。正是因为它,很多食物种类都被妖魔化(比如鸡蛋和饱和脂肪),并且,对于过去二十年间的每一例心脏病,人们都会将原因归结为胆固醇。

然而,当我在 80 年代中期开始医疗实践之时,很少有人会提到胆固醇,或者对胆固醇表现出过度的恐惧。但在随后的一段时间,胆固醇变成了一个家喻户晓的名词,人们都知道要尽可能降低胆固醇的水平,否则可能遭受严重后果。

您可能已经意识到,将脂肪和胆固醇视为最糟糕的食物其实是一种谬误。您一定要理解的是,这些谬误实际上会危害您的健康。胆固醇不会危害您的健康(这可能与您过去的看法相反),而且也不是造成心脏病的“元凶”。

对于那些正在服用降胆固醇药物的人来说,越早了解下面这些信息,就越有益健康。但在我全面深入地介绍这些改变人生的信息之前,我们首先来了解一些基本的信息。

什么是胆固醇,为什么您需要胆固醇?

胆固醇

是的,您确实需要胆固醇。胆固醇是一种柔软的蜡状物质,它不仅存在于您的血液中,也存在于您体内的每一个细胞中,它有助于形成细胞膜、激素、维生素D,并且能够帮助您消化脂肪的胆汁酸。胆固醇有助于记忆的形成,并且对神经功能具有重要影响。

您的肝脏生成的胆固醇,约占总胆固醇含量的 75%,传统医学指出,胆固醇主要分为两种类型:

  1. 高密度脂蛋白或 HDL — 这是一种“有益”的胆固醇,这种胆固醇会远离您的动脉,并且可以清除任何多余的动脉斑块,从而有助于预防心脏病。
  2. 低密度脂蛋白或 LDL — 它是在血液中循环的“有害”胆固醇,传统观念认为,它可能在您的动脉内堆积,形成斑块,使动脉变得狭窄且柔韧性下降(一种称之为“动脉粥样硬化”的健康问题)。如果在其中一个通向心脏或大脑的狭小动脉中形成血栓,就会导致心脏病发作或中风。

另外,您的总胆固醇含量还包括:

  • 甘油三酯 — 这种危险脂肪升高可能导致心脏病和糖尿病。众所周知,摄食过多谷物和糖分、缺乏活动、吸烟、过度饮酒以及超重或肥胖等,都可能会导致甘油三酯水平升高。
  • 脂蛋白(a),或简称 Lp(a) — Lp(a)是由一个 LDL“有害胆固醇”分子加上一个蛋白质分子组成的物质。Lp(a)水平升高是导致心脏病的另一个显著风险因素。这一点已经确凿无疑,但很少有医生会检查患者的脂蛋白水平。

维生素 D 和胆固醇

您可能已经了解到,维生素 D 会对您的健康产生不可思议的影响。如果您尚不了解维生素 D,或需要复习相关知识,请访问我的维生素 D 页面。大部分人都没有认识到,补充维生素 D 的最佳途径,是让皮肤接受安全的阳光照射。阳光中的 UVB 射线会与皮肤内的胆固醇相互反应,并将其转化为维生素 D。这样又有何影响呢?如果您体内的胆固醇水平过低,您也将无法利用阳光来生成足够的维生素 D。

另外,它还提供了一些显而易见的反馈信息:如果胆固醇的危害真的如此之大,为什么您的身体还会将其作为维生素 D 以及您体内几乎所有类固醇激素的前体?还有其他证据证明胆固醇有益健康吗?

您不妨想想“有益”HDL 胆固醇的作用。从根本上而言,HDL 会收集身体组织和动脉内的胆固醇,并将其输送回肝脏,肝脏也是生成大部分胆固醇的器官。如果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消除您体内的胆固醇,那么在合理情况下,胆固醇就会被输送回肾脏或肠道,这样您的身体就能将其排出体外。

但恰恰相反,它回到了肝脏。为什么呢?因为您的肝脏会对其进行重复利用。“它将胆固醇输送会肝脏,这样,肝脏就可以进行回收,然后将其放回粒子中,供其他需要这种物质的组织和细胞吸收,”Rosedale 解释道,“您的身体时时刻刻都在制造和保留胆固醇,原因恰恰在于它对健康至关重要,甚至不可或缺。”

胆固醇和炎症有何关联?

炎症已经成为医学领域的一个流行词,因为它与大量不同的疾病密切相关。其中一种疾病就是心脏病,而胆固醇恰恰也被误解为这种疾病的罪魁祸首。

这里我要表达什么呢?首先,您可以想想炎症对身体的影响。从很多方面而言,炎症都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是您的身体对其认为具有威胁的入侵者做出的自然反应。例如,如果您被割伤,炎症的过程可以让伤口愈合。具体而言,在炎症期间:

  • 您的血管会收缩,防止您因为流血过多而死亡
  • 您的血液会变得浓稠,从而可以凝结
  • 您的免疫系统会产生细胞和化学物质,来对抗可能感染伤口部位的病毒、细菌和其他“有害物质”
  • 细胞增殖,以修复损伤

最终,伤口愈合,割伤的部位会形成一个保护性的伤疤。如果您的动脉受到损伤,身体内也会产生一个类似的流程,只不过您的动脉内会形成一个称之为“动脉斑块”的疤痕。

这种斑块,以及通常发生在炎症过程中的血液增厚和血管收缩等现象,确实会增加您患高血压和心脏病的风险。需要注意的是,胆固醇此时还没有参与这个过程。之所以需要胆固醇,是因为它是替换受损细胞的必要前提。

记住,没有它,任何细胞都无法形成。如果您身体内有一堆需要替换的细胞,肝脏就会收到“通知”,生成更多的胆固醇并将其释放到血液中。这是一个经过缜密设计的过程,旨在让您的身体生成新的、健康的细胞。您的身体经常会出现损伤,这是可能也是非常常见的现象。在这种情况下,您会进入慢性炎症这一危险状态。

通常用来确定您是否患有慢性炎症的测试,就会是 C-反应蛋白(CRP)血液检测。CRP 水平可作为动脉是否存在炎症的一个指标。一般而言:

  • CRP 水平在每公升 1 毫克以下,则意味着您患心血管疾病的风险较低
  • 1-3 毫克则意味着您面临着中等的风险
  • 高于 3 毫克则意味着较高的风险

即便是传统医学也逐渐开始接受慢性炎症会引发心脏病这一观点。但他们却并未纵观全局。在传统医学领域,一旦医生发现血液中循环的胆固醇增加(而不是对您的动脉造成潜在损伤),就会得出结论:它是导致心脏病发作的原因。这就引出了我的下一个观点。

降胆固醇狂潮

Weston A. Price 基金会主席 Sally Fallon 和脂类生物化学领域的专家 Mary Enig 博士甚至将高胆固醇称为“一种人类自己发明出来的疾病,是健康专家学会如何测量血液中胆固醇水平之后才出现一个‘问题’。”

这个解释一语中的。如果您的总胆固醇水平升高,至少部分是由于您体内的炎症增加。胆固醇是为了执行一项工作:帮助身体治愈和恢复。

传统医学错误建议人们将使用药物降低胆固醇作为降低心脏病发作风险的一种途径,因而完全错失了治愈患者的最佳时机。因为此时您实际需要的是解决导致身体损伤、炎症增加继而胆固醇上升的根源问题。正如 Rosedale 所指出的那样:

“如果人体内出现了过度的损伤,有必要通过血液来分配额外的胆固醇,此时单纯地降低胆固醇,而不考虑胆固醇起初出现的原因,确实不是明智的方法。更明智的方法是减少对胆固醇的额外需求——也就是减少体内的过度损伤,这才是造成慢性炎症的原因。”

如果胆固醇水平过低······

您的身体可能面临着各种各样的伤害。记住,您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需要胆固醇才能成长,包括您的脑细胞。也许正因为如此,低胆固醇会给您的身体带来严重危害。荷兰研究人员开展的一项大型研究发现,胆固醇长期处于较低水平的男性持续面临着较高的抑郁症状的风险。

这可能是因为胆固醇会影响参与情绪调节的血清素的代谢。同样,加拿大研究人员发现,总胆固醇浓度排在最后四分之一的人自杀的风险,是胆固醇浓度排在最前四分之一的人的六倍以上。

另有数十项研究也证实,胆固醇水平较低或偏低与暴力行为存在一定关联,这是由于同一个通道:胆固醇水平降低可能导致大脑血清素的活性降低,这反过来又会导致暴力和攻击行为增加。

一项对超过 4.1 万份患者病例开展的荟萃分析发现,通过服用他汀类药物尽可能降低胆固醇水平的人患癌症的风险可能更高,而其他一些研究则将低胆固醇与帕金森病联系起来。何时胆固醇水平过低?您可能会大吃一惊。

并非低于 150 的水平——最佳水平更有可能在 200 左右。我知道您现在是怎么想的:“但是医生告诉我,我的胆固醇水平必须降低到 200 以下,才能保持健康。”那就让我来告诉您,这些有关胆固醇的建议都是如何形成的。先提醒一句,这可能不是一段愉快的故事。

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我曾见到过很多人都将自己的胆固醇水平降低到了 150 以下,在我看来,有一点毋庸置疑:如此低水平的胆固醇所带来的危害,远远多于它带来的益处。

有益或有害健康的胆固醇水平究竟由谁决定?

2004 年,美国政府成立的国家胆固醇教育计划专家小组建议面临心脏病风险的人应尝试将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降低至特定的较低水平。在 2004 年前,130 毫克 LDL 胆固醇水平被认为是健康水平。

而随着指导原则不断更新,建议水平降低到了 100 以下,对于某些高风险的患者,建议水平甚至低至 70。需要注意的是,要将胆固醇降至极低的水平,只有通过多种降胆固醇药物才能实现。

幸运的是,2006年《内科学年鉴》(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上的一篇综述发现,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该专家小组提出的目标值。这项综述的作者无法找到合理的研究证据,证明达到特定的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目标水平本身具有重要意义,并且发现尝试证明其合理性的研究都存在重大缺陷。

帮助制定指南的几位科学家甚至承认,支持低于 70 这一建议的科学证据并不确凿。

因此,这些过低的胆固醇建议究竟是如何产生的呢?制定胆固醇新指南的专家小组一共有九名医生,其中八名医生都会通过生产他汀类降胆固醇药物的制药公司获利。

新的指南在一夜之间为这类药物在美国创造了一个极大的市场。这难道是巧合吗?我觉得不是。尽管研究已经发现,没有任何证据证实将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降低至 100 或更低对您有益,您认为美国心脏协会将提出怎样的建议呢?

将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水平降低至 100 以下。更糟糕的是,达到这一水平的标准建议几乎都涉及一种或多种降胆固醇药物。

降胆固醇药物的危害

如果您真正关心自己的胆固醇水平,服用药物只能作为不得已时的手段。我所说的不得已,是指您很有可能,甚至百分之百不需要药物来降低胆固醇水平!

肌肉疼痛和虚弱,一种被称之为“横纹肌溶解”的疾病,实际上是他汀类药物最常见的副作用,这是由于他汀类药物激活了在肌肉萎缩中起关键作用的 Atrogin-1 基因。顺便提一句,肌肉疼痛和虚弱可能表明您的身体组织实际上正在分解——这是一种可能导致肾脏损伤的健康问题。他汀类药物还可能导致:

多发性神经病(造成手脚疼痛和走路困难的神经损伤)的风险增加 头晕
认知障碍,包括失忆 潜在的癌症风险增加
免疫系统功能降低 抑郁症
肝脏问题,包括潜在的肝脏酶增加(因此,服用他汀类药物的人必须定期检查肝脏功能是否正常)

来源与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