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抗抑郁药在过去二十年来已翻番

  • 过去二十年来,为老年人开具的抗抑郁药处方数量大幅上升,但抑郁症患者数量并没有同样大幅上升
  • 在第一个研究组中,4.2% 的成年人一直在服用抗抑郁药,但这一比例在后续研究中上升至 10.7%
  • 在居住于养老院的老年人中,抑郁症患病率未变,但抗抑郁药使用率却从 7.4% 飙升至 29.2%
  • 其中大多数收到抗抑郁药处方的患者并未经过抑郁症确诊
  • 抗抑郁药通常对于治疗抑郁症是无效的,甚至会给老年人带来风险,包括增加跌倒、骨质疏松症和骨折的风险

175
就医

作者:Mercola 医生

抑郁症在老年人中很普遍,55 岁及以上老年人的抑郁症患病率达 2%,并且随着年龄增加而上升。更多人(10% 至 15%)存在抑郁症状,但他们可能并没有确诊患有重度抑郁症。

尽管如此,根据发表在《英国精神病学期刊 》(British Journal of Psychiatry) 上的一篇研究报告,在过去二十年来,为老年人开具的抗抑郁药处方数量大幅上升,但抑郁症患者数量并没有同样大幅上升。

研究结果表明,为老年人开具的抗抑郁药处方可能过量,这会严重影响老年人健康,但研究人员并不愿声明这一点,而是说我们不能由此得出为老年人患者开具的抗抑郁药并非必要这一结论

老年人抗抑郁药使用率不止翻番

老年人抗抑郁药

为了调查 65 岁及以上老年抑郁症患病率和抗抑郁药使用率从 1990 年到 2011 年的变化,研究人员分析了来自两项英国人群队列研究的数据,这两项研究共涉及 15,397 名英国人。这两项研究分别发生于 1991 至 1993 年间和 2008 至 2011 年间。

在第一个研究组中,4.2% 的成年人一直在服用抗抑郁药,但这一比例在后续研究中上升至 10.7%。在第一个研究期间,抑郁症患病率下降,但下降幅度很小,从 7.9% 下降至 6.8%。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在居住于养老院的老年人中,抑郁症患病率未变,但抗抑郁药使用率却从 7.4% 飙升至 29.2%。

为何抗抑郁药处方率急剧上升而抑郁症患病率并未同步上升?有人给出了一些解释,包括过度诊断或并非针对抑郁症开具抗抑郁药。但是,其中大多数收到抗抑郁药处方的患者并未经过抑郁症确诊。

该研究第一作者、来自英国诺里奇东安格利亚大学的 Antony Arthur 博士告诉 Medscape 网站记者:有时会为通常不属于我们所定义抑郁症范围的轻度抑郁症患者进行抗抑郁药治疗,而证明抗抑郁药有效性的很多证据都是来自中度或重度抑郁症患者。抗抑郁药还被用于治疗其他病症,例如神经性疼痛和睡眠障碍。

他还指出不应忽视拒绝抗抑郁药处方的机会。无论是何原因,在 65 岁以上人群中,抗抑郁药处方率的大幅上升并未降低抑郁症患病率。对导致老年人抑郁症的原因、使抑郁症经久不愈的因素以及控制抑郁症的最佳方法仍然知之甚少,值得更多关注,他补充道。

2017 年发表于《世界精神病学杂志》(World Journal of Psychiatry) 上的另一项研究审查了从 1990 年到 2015 年在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和美国收集的数据。该项研究得出类似结论:情感障碍和焦虑症等症状患病率没有下降,但药物治疗率,特别是抗抑郁药使用率大幅上升。

抗抑郁药对于老年人而言是存在风险的

抑郁症是一种严重的心理健康疾病,在老年人中,与许多消极结果相关。除了个人痛苦的不断增加之外,抑郁症还与认知能力衰退风险增加、痴呆症、不良医疗后果、自杀以及高死亡率相关。

根据美国精神病学会发布的指南,抑郁症的最佳治疗方法应当包括抗抑郁药和心理治疗,但大多数接受抗抑郁治疗的老年人(还有许多不寻求治疗)仅服用抗抑郁药物。而更不幸的是,服用抗抑郁药会带来很多风险。

例如,即使针对其他风险因素(例如体质指数 (BMI))进行了调整,但服用抗抑郁药的患者患 2 型糖尿病的风险仍然增大。服用抗抑郁药也与动脉增厚存在关联,动脉增厚可能增加患心脏病和中风的风险。

抗抑郁药还与痴呆症存在关联,研究人员指出:使用 SSRI、MAOI、三环抗抑郁药等抗抑郁药物治疗会导致患痴呆症的风险增加,且风险随着剂量增加而增加。

而且,众所周知,抗抑郁药会消耗身体内的各种营养素,包括为维持适当线粒体功能所需的辅酶 Q10 维生素 B12(若使用三环抗抑郁药)。SSRI 可能消耗身体内的钙、叶酸盐和其他重要营养素。还有一些风险特定于老年人,在年轻人身上不一定存在。

根据发表在《神经治疗学专家评论》(Expert Review of Neurotherapeutics) 上的一项研究所述:一个特别受关注的问题是,抗抑郁药增加跌倒、骨质疏松症和骨折的风险······抗抑郁药具有副作用和风险,其中一些副作用和风险是急性的,而还有一些可能导致长期影响。

例如,2015 年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与使用 H2 拮抗剂或质子泵抑制剂(消化不良用药)治疗的围绝经期妇女相比,在使用选择性 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一类抗抑郁药)的第一年就使骨折率上升了 76%。在经过两年治疗后,骨折率又增加了 73%。

而且,在 1988 年至 2010 年之间,39% 的 65 岁及以上老年人每天服用至少五种处方药 — 在 2019 年,每天服用八种甚至更多处方药的人数多达 43%,24% 的人可能每天服用 10 种处方药,这些药物可能是禁用的,会带来新风险。2015 年发布第一项研究时,研究人员认为这种增加部分是由抗抑郁药使用率增加引起的。

抗抑郁药通常是无效的

各项研究已反复证明,对于轻度到中度抑郁症,抗抑郁药并不比安慰剂有效果,因此老年人抑郁可能会面临严重风险,而获益可能性却非常低。

另一项研究记录了给老年人过度开具抗抑郁药处方,研究人员发现通常给非重度抑郁症 (MDD) 患者开具抗抑郁药处方,但实际上并没有相应治疗效果。研究人员总结道:

提供者和公众越来越意识到抑郁症是一种需要治疗的疾病;但是,他们应当知晓的是,抗抑郁药对于不符合 MDD 标准的抑郁症状无益,无论是否患有 MDD,抗抑郁药都会带来潜在副作用和代价。

即使在重度抑郁患者中,抗抑郁药的疗效也存在差别,且安慰剂被描述为疗效较小。哈弗医学院安慰剂研究项目副主任 Irving Kirsch 曾就抗抑郁药和安慰剂进行了几项对照元分析,其得出的结论是两者的效果实际上没有区别。

Kirsch 表示:区别微乎其微,没有任何临床意义。其在 2014 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抗抑郁药主要通过修复化学失衡,更具体地说,是通过修复大脑中血清素的缺乏来发挥作用。事实上,它们所谓的有效性是化学失衡理论的主要证据。

但对制药公司有意隐瞒的已公布和未公布数据进行分析之后显示,抗抑郁药的大部分甚至是所有益处都是由于安慰剂效应。

就算抗抑郁药和安慰剂之间存在细微的统计学差异,也可能来自于增强的安慰剂效应,因为在临床试验中,大多数患者和医生都会打破盲测的规则······流行抗抑郁药可能无法治愈抑郁症,反而引发一种生物脆弱性,使患者在未来更容易变得抑郁。

老年人可通过运动缓解抑郁

抑郁症的严重性不言而喻,有必要采取有效治疗方法。但是,许多老年人可能将改善情绪和缓解抑郁的希望寄托在一片根本无效的药丸上。要了解的是,还有其他选项,运动就是其中之一。

在一项为期 11 年的研究中,每周定期参与一小时休闲运动的人患抑郁症的可能性更低。根据对 33 项涉及近 1,877 人的实验的元分析结果,力量训练大大减少了抑郁症状,而且与受试者健康状况、力量是否提高或完成多少力量训练无关。

根据该研究的第一作者、来自爱尔兰利莫瑞克大学体育与运动科学系研究生研究员 Brett Gordon 所述,与非郁抑症患者相比,在轻度到中度抑郁症患者中观察到的改善效果最明显,这表明力量训练可能对表现出更明显抑郁症状的人更有效。

研究还特别调查了运动对老年抑郁症的作用。在一项对老年抑郁症患者的研究中,80% 的受试者在进行 10 周力量训练后,抑郁症状明显减轻,研究人员总结道:PRT(渐进式阻力训练)对老年抑郁症患者而言是一种有效的抗抑郁运动,同时还具有增强力量、提高斗志和改善生活品质的作用。

但在另一项对老年抑郁症患者的研究中,那些每周三天、连续八周参加高强度力量训练的受试者的抑郁症状减轻了 50%,而也有单独研究证明力量训练还减轻了西班牙裔/拉丁裔老年人的抑郁症状(耐力运动、平衡运动和柔韧性运动也有益于调节情绪)。

有利的是,与增加健康风险的抗抑郁药不同的是,运动会为老年人带来额外健康益处。我在 2008 年采访抑郁症身心疗法专家 James Gordon 时,其表示,对于抑郁症患者而言,体育运动的疗效不比抗抑郁药差。

寻求抗抑郁帮助

如果您正与抑郁症或抑郁症状斗争,请向健康顾问、经验丰富的精神科医生或天然保健医生寻求帮助,开始您的治疗之旅。同时,要意识到抗抑郁药会带来风险,包括增加自杀和暴力风险,而且抗抑郁药并非唯一治疗方法。

在众多情况下,运动、睡眠和改变饮食具有奇妙作用,特别是在与食疗和光疗以及诸如情绪释放技巧 (EFT)等能量心理学工具组合时。镁、ω-3和B 族维生素等补充剂与维生素 D组合也可帮助恢复最佳心理健康水平。

如果您正饱受抑郁症折磨,则可能几乎无法积极改变生活方式,因此请不要默默地忍受。向保健专家寻求帮助,其能指导您摆脱危机模式,调节心态,从而做出健康改变。

来源与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