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生素 C 和维生素 D 最终被采纳为冠状病毒的治疗方案

  • 维生素 C 和维生素 D 最终被用于新型冠状病毒 SARS-CoV-2 的常规治疗。这一幸运的转变可能挽救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同时也有助于降低医疗成本
  • 在纽约州最大的医院系统中,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重症患者每天会接受三到四次 1500 毫克的维生素 C 静脉注射,同时结合其他常规治疗
  • 极高剂量的维生素 C 可以作为抗病毒药物,实际可以杀死病毒
  • 虽然维生素 D 看起来不会对病毒产生直接作用,但它确实能增强免疫功能,从而让宿主更有效地与病毒进行斗争。它还可以抑制炎症过程

885
维生素 C

作者:Mercola 医生

还记得去年《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 的记者大胆宣称维生素 C 和维生素 D 不能(也不应该)用于治疗呼吸道感染吗?

我分享的有关这两种维生素使用的信息被认为会对公众健康产生严重危害,以至于我被 NewsGuard 等自称真理仲裁者、实际却由药房拥有的网站贴上了假新闻的标签。

如今,形势已经大不一样。在发表大量对我进行诽谤的文章之后,现在,维生素 C 和维生素 D(最终)被用于新型冠状病毒 SARS-CoV-2 的常规治疗。

这件事情也表明了,一旦事态变得严重,真相最终会战胜一切。当药箱消耗一空,医生的选择也非常有限,突然之间,一些基本的方法又变得可行,这确实是个好消息,因为这种方法可以挽救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同时还有助于降低医疗费用。

维生素 C 是一种未得到充分利用的抗病毒药物

Ronald Hunninghake 博士是国际公认的维生素 C 专家,他亲自监督完成了成千上万次维生素 C 静脉注射 (IV),他指出,维生素 C在传染病领域绝对是一种未被充分利用的成分,考虑到它确实可以作为首要的感染治疗方法

在接受我的采访时,Hunninghake 指出,传统医学在认识维生素 C 的重要性这一方面之所以进展如此缓慢,与他们一直将维生素 C 单纯地视为一种维生素有关,而实际上,它也是非常有效的氧化剂,如果大剂量施用,可以帮助我们消除病原体。

当然,其中也存在财务因素。简单的说,这种疗法的成本太低了。不能产生利润的解决方案最终都会无人问津,这是传统医学领域的一般规则。我们现在之所以看到它被用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无疑就是,我们的医疗武器库中没有可供利用的昂贵药物。

在我 2020 年 3 月 17 日对 Orthomolecular Medicine News Service(分子矫正医学新闻服务)的主编Andrew Saul 博士进行的采访中,他提到他正在联系一名韩国医疗医生,这位医生给病人和医务人员注射 100000 国际单位 (IU) 的维生素 D 以及多达 24000 毫克(24 克)的 IV 型的维生素 C,这位医生报告称,这些人在几天之内便会好起来,Saul 这样表示。

Saul 解释道,极高剂量的维生素 C 可以作为抗病毒药物,实际可以杀死病毒虽然它确实具有抗炎活性,有助于防止与严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相关的大量细胞因子级联反应,但它的抗病毒能力可能更多要归结于它是一种无速率限制的自由基清除剂。

维生素C的作用可有效治疗败血症

维生素 C

虽然维生素 C 是一种新颖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治疗方法,但自从 2017 年开始,它就被用于败血症的治疗。基于维生素 C 的败血症治疗方案由 Paul Marik 医生开发,他是东维吉尼亚州森塔拉诺福克总医院 (Sentara Norfolk General Hospital) 的一名危重症护理医生。随后,这种疗法成为了败血症的标准护理。

Marik 在 2016 年发表的回顾性临床前后研究显示,让患者每 12 小时注射 200 毫克 (mg) 硫胺,每 6 小时注射 1500 毫克抗坏血酸,每 6 小时注射 50 毫克氢化可的松,坚持两天,死亡率可从 40% 降低到 8.5%。

重要的是,这种疗法没有副作用,而且价格便宜,容易获取,操作简单,因此,它几乎没有任何风险。2009 年,IV 型维生素 C 被证明是治疗严重猪流感的一种潜在救命疗法。因此,我们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中美两国的医生会对冠状病毒抱有希望。

ClinicalTrials.gov 网站已经有一项临床试验提交。2020 年 1 月 9 日在线发表的一项最近研究发现,Marik 的败血症治疗方案还降低了儿童患者的死亡率。

该项研究是在芝加哥的 Ann & Robert H. Lurie 儿童医院开展,正如《科学日报》(Science Daily) 所指出的,这项研究的初步数据支持可以在成人体内带来有希望的结果

维生素 C 的重要性在非典期间凸显

早在 2003 年的 SARS 大流行期间,就有研究发现维生素C的作用 不仅可以帮助肉用仔鸡预防禽冠状病毒,同时还可减少人类感冒的持续时间和严重程度,并大幅降肺炎的易感性,之后,一名芬兰研究人员呼吁对维生素 C 的使用展开调查。Harri Hemila 在他发表于《抗肿瘤化疗杂志》(Journal of Antimicrobal Chemotherapy) 的信中写道:

最近,一种新的冠状病毒被确认为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 (SARS) 的病因。在缺乏 SARS 针对性治疗的情况下,应该考虑维生素 C 对几种病毒性呼吸道感染具有非特异性作用的可能性。

大量报道表明维生素 C 可能影响免疫系统,如吞噬细胞的功能、T 淋巴细胞的转化和干扰素的形成。特别是,维生素 C 提高了小鸡胚胎气管器官培养物对禽冠状病毒感染的抵抗力。

在此之前,已经有很多研究证明了维生素C的作用对各种感染的有效性。例如,1994 年发表的一项随机双盲研究发现,因急性呼吸道感染而住院的老年患者每天服用 200 毫克维生素 C,其身体状况明显好于服用安慰剂的患者。

根据报告作者的说法,这尤其适用于那些在试验开始时病情最为严重的患者,其中很多患者在入院时的血浆和白细胞维生素 C 浓度都非常低。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CDC) 主任对维生素 D 的态度令人惊讶

预防和治疗流感的另一种有效成分,便是维生素 D。虽然维生素 D 看起来不会对病毒产生直接作用,但它确实能增强免疫功能,从而让宿主更有效地与病毒进行斗争。它还能抑制炎症过程。所有这些因素协同作用,使得维生素 D 成为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有效手段。

2020 年 3 月 24 日,前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 Tom Frieden 博士在 Fox News 发表了一篇观点文章,指出维生素 D的作用 可以降低冠状病毒感染的风险,我提出的关于维生素 D的作用 可以降低感染风险的主张也得到了公开证明。Frieden 在文章中写道:

关于奇迹般治愈的说法有很多,但科学支持一种可能性(虽然并未提供确凿证据),那就是维生素 D可以增强免疫系统,尤其对于维生素 D 水平较低的人群。

补充维生素 D 可降低呼吸道感染的风险,调节细胞因子的产生,还可以限制流感等其他病毒的风险。

呼吸道感染会导致细胞因子风暴,从而进入一种恶性循环,导致我们体内的炎症细胞损害全身的器官,最终增加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死亡率。充足的维生素 D 可能为弱势群体提供一定程度的保护。

目前,我们还不知道维生素 D 缺乏是否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严重程度具有影响。但鉴于美国维生素 D 缺乏症的高发病率,建议人们每天摄入适当剂量的维生素 D 是安全的做法。

对于大部分人而言,只要将身体暴露在阳光下,就可以在皮肤中生成维生素 D。每天约 15 分钟的阳光直射,足以让很多人的身体产生足够的维生素 D;肤色较深的人需要更长时间暴露在阳光下,才能制造出等量的维生素 D。

冬季,生活在北纬地区的人可能无法通过阳光生成任何维生素 D。防晒霜可能会延长所需的暴露时间。因此,很多人都需要维生素 D 补充剂。

维生素 C 和维生素 D 的相关建议

根据现有的科学证据,我们没有理由忽视维生素 C的作用和维生素 D的作用在预防和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和其他呼吸道感染方面所具有的作用。

请务必检测您的维生素 D 水平。您可以在家自检,除非您已经出现了呼吸困难等呼吸道感染恶化的症状,否则最好不要去医院。您的目标水平是 60 ng/mL。

GrassrootsHealth 提供一种经济实用的维生素 D 检测工具包来简化检测,作为其消费者赞助研究的一部分。(所有销售所得将直接交给 GrassrootsHealth。我不会从中获利,仅为了方便我的读者而提供。)

维生素 C 也是预防和治疗病毒性疾病的重要辅助手段。您可以在 Orthomolecular Medicine News Service 网站找到有关维生素 C 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相关报道和研究。我推荐使用脂质体维生素 C,因为它可以让您服用远高于常规维生素 C 的剂量(因为常规维生素 C 受肠道耐受性的限制)。

最近,我曾就使用维生素 C 和臭氧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采访 Robert Rowen 博士,他建议急性疾病每小时可服用 6 克(6000 毫克),以模拟静脉给药水平。如果只是预防的话,则不建议采用如此高的剂量。

高剂量维生素 C 治疗的唯一禁忌症,便是缺乏葡萄糖-6-磷酸脱氢酶 (G6PD),这是一种遗传性疾病。G6PD 是人体生成 NADPH 所必需的成分,NADPH 是传递还原潜能以保持抗氧化剂(如维生素 C)功能的必要条件。

由于人体的红细胞不包含任何线粒体,因此,它提供还原型谷胱甘肽的唯一途径是通过 NADPH,由于缺乏 G6PD 而导致无法生成 NADPH,最终就会导致红细胞由于无法补偿氧化应激而破裂。

所幸的是,G6PD 缺乏症相对少见,并且可以通过检测来发现。地中海和非洲后裔缺乏 G6PD 的风向更高。人们认为,G6PD 缺乏症影响到了全球范围内的 4 亿人,在美国,预计每 10 个美国黑人男性中就有 1 个具有这一健康问题。

来源与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