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不足和慢性病是危险组合

  • 睡眠不当(包括时间和质量两方面)会对您的健康产生不利影响,使您容易患上各种慢性病,包括糖尿病、心脏病、神经退行性疾病和癌症
  • 近期研究表明,睡眠时间短会增加与心血管代谢危险因素及心脑血管疾病相关的死亡风险
  • 睡眠不足 6 小时且有心脏代谢危险因素(高血压、血糖水平升高或 2 型糖尿病)的人的全因死亡率比睡眠达到或超过 6 小时的人高 2.14 倍
  • 对于确诊患有心脏病或中卒中患者来说,每晚睡眠不足 6 小时会使他们的全因死亡率增加 3.17 倍。更确切地说,死于癌症的风险会增加 2.92 倍
  • 睡眠质量也很重要。此前研究表明,与那些睡得快、睡得香的女性相比,患有轻度睡眠障碍(需要较长时间入睡或在夜间醒来)的女性患上高血压的可能性更高

217
困倦的男性

作者:Mercola 医生

尽管睡眠仍是一个被严重忽视的健康领域,研究已表明长期睡眠不足的危害(包括时间和质量两方面)影响您健康各个方面。在睡眠过程中会发生许多重要的事情,发生许多重要的事情,而且仅在睡眠过程中发生。

例如,维持体内代谢平衡、去除大脑中的有毒废物以及维持体内生物平衡都需要睡眠。长期睡眠不足的危害让您很容易患上各种慢性病,包括糖尿病、心脏病、神经退行性疾病和癌症。

近期研究表明,缺乏睡眠如果您已经受到慢性健康问题的困扰,缺乏睡眠就会成为十分致命的因素。据 CNN Health 报道:

如果您是一名患有高血压、2 型糖尿病或心脏病的中年人,而且通常每晚的睡眠不足 6 小时,您可能会患上癌症或因心脏病而英年早逝。

长期睡眠不足对身体有哪些危害,导致多种慢性健康问题

CNN 提及的这项研究发表在 2019 年 10 月版的《美国心脏协会杂志(JAHA)》上。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试图确定睡眠时间短是否会增加与心血管代谢危险因素及心脑血管疾病相关的死亡风险。

评估数据来源于宾州州立大学成人群体的 1654 名成人。研究使用 Cox 比例风险模型得到了校正危险比—睡眠不足 6 小时且有心脏代谢危险因素(高血压、血糖水平升高或 2 型糖尿病)的人的全因死亡率比睡眠达到或超过 6 小时的人高 2.14 倍。

其死于心脑血管疾病的风险也高出 1.83 倍。对于确诊患有心脏病或中卒中患者来说,每晚睡眠不足 6 小时会使他们的全因死亡率增加 3.17 倍。有趣的是,这也增加了其死于癌症的风险。更确切地说是 2.92 倍。

人们发现所有这些联系都与年龄、性别、种族 肥胖、吸烟和其他可能会影响结果的健康状况无关。相反,对于那些没有心血管代谢危险因素或未被确诊患有心脑血管疾病的人来说,睡眠不足 6 小时不会增加死亡风险。

同样,对于那些有心血管代谢危险因素或被确诊患有心脑血管疾病,而且睡眠达到或超过 6 小时的人来说,其死亡风险也不会增加。更确切地说,是慢性健康问题和睡眠时间短共同造成了死亡风险的增加,包括癌症死亡率。

睡眠时间影响死亡预后

研究作者指出:

我们的新发现表明,客观的短睡眠时间增加了患有慢性粒细胞增多症(CMR)(心脏代谢危险因素)的中年人和那些已经患上 CBVD (心脑血管疾病)的中年人的死亡率。

患有 CMR 的且睡眠不足 6 小时的中年人死于 CBVD 的风险极高,而患有 CBVD 的且睡眠不足 6 小时的中年人死于癌症的风险很高。

如果在其他带客观睡眠测量的大规模群体中重复验证这些结果,则在预测 CMR 或 CBVD 中年患者的死亡预后时,应考虑短睡眠时间。

当前研究的主要发现表明,对于在基线期患有 CMR 且在睡眠实验室中表现出睡眠时间短的受试者来说,其全因死亡、死于 CBVD 或非 CBVD 死亡的风险为大约 2 倍。

另一方面,对于在基线期患有 CMR 且睡眠时间正常的个体来说,其任何死亡结果的风险并没有显著增加。该发现表明,获得足够的睡眠可以最大限度降低 CMR 对多种死亡结果的负面影响。

例如,在基线期患有 CMR 且睡眠时间短的受试者死于 CBVD 的风险要高出 83 %,而睡眠时间正常的 CMR 受试者死于 CBVD 的风险仅为 35 %,死于 CBVD 的风险并没有高出很多······

总之,客观短睡眠时间是 CMR 或 CBVD 相关死亡风险的结果调节因素。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数据表明短睡眠可能会通过不同的机制影响脑血管病与癌症死亡率。

长期睡眠不足对身体有哪些危害,增加患心脏病的风险

心脏疾病

睡眠时间短和/或睡眠质量差会增加患心脏病和癌症的风险,这一结论已经过反复印证。例如,在 2018 年 10 月版的《睡眠健康(Sleep Health)》杂志上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睡眠不足会使心脏过度衰老,从而增加患心脏病的风险。

正如这篇文章的主要作者、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心脏病和卒中预防科高级科学家 Quanhe Yang 所言:

‘超出心脏年龄’是指一个人的估计心脏年龄减去其实龄······

例如,假设一个 40 岁男人的心脏年龄是 44 岁(根据其心血管风险状况,即罹患心脏病的个人风险计算得出),那么他的超出心脏年龄就是 4 岁。实际上,他的心脏比正常偏大四岁,对于他这个年纪的男子来说。心脏年龄这一概念有助于简化风险沟通。

在这项研究中,经常至多睡 5 小时的人的心脏在生理上比其实龄大 5.1 岁,而每晚睡 7 小时的人的心脏在生理上比其实龄大 3.7 岁。

有趣的是,睡眠和超出心脏年龄之间的关系不是线性的。那些睡了 7 个小时的人最好。如果睡 8、9 个小时,超出心脏年龄又开始上升,8 小时时达到 4.5 岁,9 小时时达到 4.1 岁。

睡眠质量也会影响心脏病风险

另一项 2018 年的研究发现,即时您的睡眠时长很健康,睡眠质量也会严重影响您患高血压和与心脏疾病有关的血管炎症的风险心脏疾病。

与那些睡得快、整晚都睡得香的女性相比,患有轻度睡眠障碍(入需要较长时间入睡或在夜间醒来一次或多次)的女性患上高血压的可能性更高。研究人员介绍称:

收缩压与睡眠质量差直接相关,以及舒张压······睡眠质量差与内皮核因子 kappa-b 活化有关失眠和较长的入眠时间较长也与内皮核因子 kappa-b 活化有关······

这些结果提供了直接证据,表明了即使女性睡眠时间不足,像睡眠质量差和失眠等普遍但经常被忽视的睡眠障碍也与血压升高和血管炎症有关。

睡眠影响您的癌症风险

睡眠也会影响癌症。 《睡眠医学评论(Sleep Medicine Reviews)》期刊发表的一项 2009 年开展的研究指出:

松果体激素褪黑素与生理调节和促进睡眠、抑制癌症的发展和生长以及增强免疫功能有关。

经常在夜间暴露在光线中的人(如夜班工人),会遭受生物节律(即生理节奏)紊乱,包括昼夜时相移动、夜间褪黑激素抑制和睡眠紊乱。

此外,这些人不仅免疫力受到抑制,而且其患上数种不同类型癌症的风险也有所增加。

正如本论文所述,虽然褪黑激素起重要作用,但睡眠和您的免疫系统之间也存在着相互作用,且也与褪黑激素无关。当您的睡眠周期被打乱,您的免疫功能就会被抑制,从而使癌症刺激细胞因子增殖并占有优势。作者指出:

相互强化、相互影响的褪黑激素产生、睡眠/苏醒周期和免疫功能的昼夜节律可能表明了无干扰、高质量睡眠的新作用。同时,更重要的可能是无间断的黑暗,这是以前未受到重视的癌症预防的内源性机制。

同样,2012 年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睡眠呼吸紊乱 睡眠呼吸暂停症 会增加死于癌症的风险。 与在睡眠中能够正常呼吸的人相比,患有中度睡眠呼吸暂停的人死于癌症的可能性增加了 1 倍。患有重度睡眠呼吸暂停患者的癌症死亡率增加了 4.8 倍。

褪黑素能够有效预防癌症

虽然这可能不是唯一的机制,但褪黑激素因睡眠不足导致的水平下降无疑在癌症的形成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一项研究标明, 与睡 6 小时或以下的妇女相比,经常睡 9 小时或以上的绝经后妇女罹患乳腺癌的风险低 33 %。

这种负相关在瘦弱女性的身上体现的最明显。研究人员确认,褪黑激素水平的上升与报告的睡眠时间一致。平均来说,与至多睡 6 小时的人相比,睡至少 9 小时的人的褪黑激素水平高出 42 %。

重要的是,褪黑素不仅能抑制癌细胞的增殖,还能引发癌细胞凋亡(自我毁灭)。它还可以干扰提供给肿瘤的新鲜血液(血管新生),从而阻止肿瘤快速生长。

《国际实验病理学杂志》中刊登的一篇论文也指出,褪黑素不仅能调节骨髓中血细胞和血小板的生成(造血),而且能调节免疫细胞的生成。它也影响着这些免疫细胞的功能。正如这篇论文的引言所述:

在生理学上,褪黑素与辅助性 T 细胞(Th1)细胞因子有关,给予褪黑素有利于 Th1 启动。在正常小鼠和白血病小鼠中,给予褪黑素会使自然杀伤(NK)细胞细胞数量增加、功能增强。自然杀伤(NK)细胞可以影响对病毒感染和癌细胞的防御。

褪黑素可能能够调节细胞动态,包括几乎所有骨髓和组织内参与宿主防御的造血和免疫细胞的增殖和成熟阶段。不仅是自然杀伤(NK)细胞,还有 T 和 B 淋巴细胞、粒细胞和单核细胞。

特别是,褪黑素是促进正常粒细胞和 b 淋巴细胞存活的强力抗凋亡信号。在患有中期白血病的小鼠中,如果每日给予褪黑素,则存活指数为 30-40 %,而未经治疗的小鼠为的存活指数是 0 %。

因此,褪黑素可能是作为系统调节因子在造血和免疫增强中发挥重要作用,可能与宿主防御的几个重要方面密切相关,且有可能被用作辅助肿瘤免疫治疗剂。

来源与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