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植物油可能致癌

  • 要想改善健康并降低包括癌症在内的多种慢性疾病的风险,用猪油、黄油或椰子油等健康脂肪代替危险的植物油,如玉米油、大豆油和菜籽油,就是一种简单易行的方法
  • 植物油是 ω-6 亚油酸的集中来源,它导致大多数人饮食中的 ω-6 和 ω-3 比例严重失衡。这种失衡也正是植物油致癌的原因所在
  • 1970 年至 2014 年间,黄油、猪油和牛油等饱和动物脂肪的消费量下降了 27%,而植物油的消费量则上升了 87%
  • 历史上,人类摄入的 ω-6 和 ω-3 的比例是 1:1。而现在,大多数人摄入的 ω-6 脂肪达到了 ω-3 脂肪的 25 倍,这种失衡可能导致心脏病、胃肠道疾病、炎症和多种癌症,尤其是神经母细胞瘤、乳腺癌、前列腺癌、结肠癌和肺癌
  • 您的身体会将 ω-3 和 ω-6 多不饱和脂肪酸代谢成类二十烷酸(一种类似激素的物质),一般而言,ω-3 类二十烷酸具有抗炎特性,而 ω-6 类二十烷酸具有促炎作用。ω-3 的部分益处就在于它可以阻止 ω-6 类二十烷酸的促炎作用

2244
植物油

作者:Mercola 医生

膳食脂肪是健康脂肪的关键组成部分,但正所谓细节决定成败,您选择的脂肪类型可能产生截然不同的影响。用健康脂肪代替危险的脂肪,是改善健康、降低慢性疾病风险的一种简单易行的方法。

遗憾的是,可能引发健康问题的脂肪,恰恰是别人告诉我们的最有益健康的脂肪,而实际健康的脂肪却往往饱受诟病。到底动物油好还是植物油好?您吃到的最糟糕的脂肪,就是是植物油,比如玉米油、大豆油、葵花籽油和菜籽油,大部分加工食品和餐厅都会用到这一类食用油。

经过加工的植物油含有大量 ω-6 多不饱和脂肪酸 (PUFA),在我看来,它们是所有食物中最危险的,因为它们给人体健康造成的危害甚至超过了高果糖玉米糖浆。

植物油不仅可能导致心脏病、肠道易激综合症等胃肠道疾病,以及关节炎等炎症性疾病,它们还可能致癌,尤其是神经母细胞瘤、乳腺癌、前列腺癌、结肠癌和肺癌。

植物油—潜在的致癌因素

癌症

2019 年 11 月 8 日在 Medium 网站发布的一篇文章中,拥有理学硕士学位的营养学家 Maria Cross 探讨了植物油背后的科学原理,以及它们致癌的原因。她解释道:

多不饱和脂肪酸分为两种:ω-6 和 ω-3。虽然二者的功能截然不同,也不能相互转换,但它们始终处于一种新陈代谢平衡状态,在被身体吸收的竞争中此消彼长。

ω-6 多不饱和脂肪酸本身并没有害处: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它······如果 ω-6 脂肪酸对健康至关重要,那说它可能致癌便是无稽之谈了······

也正因为如此,科学家相信 ω-6 本身并非引发问题的’元凶’;给我们的身体造成严重破坏的,是这两种多不饱和脂肪酸失去平衡的状态。人类不断进化,并且从基因上适应了或多或少的等量 ω-3 和 ω-6 的饮食······

随着我们的饮食逐渐工业化,并且还在饮食中用到了大量的植物油,ω-6 和 ω-3 的比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摄取的 ω-6 脂肪达到了 ω-3 脂肪的 25 倍······

这样必然导致不良后果,事实也正是如此:已经有试验数据为‘两种多不饱和脂肪酸之间的不平衡可能影响肿瘤的发展’这一理论提供了有力支持。

多不饱和脂肪酸比例失去平衡如何引发癌症

2016 年发表的一篇论文《Role of Diets Rich in Omega-3 and Omega-6 in the Development of Cancer》(富含 ω-3 和 ω-6 的饮食在癌症发展中的作用)也回顾了这种癌症关联。文章指出,ω-6 和 ω-3 脂肪酸在新陈代谢过程中经常相互竞争,并且以相反的方式发挥作用。

您的身体会将 ω-3 和 ω-6 多不饱和脂肪酸代谢成类二十烷酸,它是一种类似激素的物质。一般而言,ω-3 类二十烷酸具有抗炎特性,而 ω-6 类二十烷酸具有促炎作用。ω-3 的部分益处就在于它可以阻止 ω-6 类二十烷酸的促炎作用。

正如 2016 年发表的这篇论文所指出的,多项研究表明,ω-6 多不饱和脂肪酸会导致某些类型的癌症恶化,而ω-3 多不饱和脂肪酸对某些类型的癌症具有治疗作用

这篇文章中的表 1 列出了 ω-3 降低癌症风险的八个已知的机制。例如,研究已经证实,ω-3 可以抑制胰岛素样生长因子 (IGF),并下调与癌症有关的生长因子受体。

ω-3 脂肪酸还能减少血管生成和细胞间的粘连,改善细胞的结构和功能,对抗炎症(这是癌症的一个特征)并诱导癌细胞凋亡(细胞死亡)。同一篇文章的表 2 则列出了 ω-6 的促癌机制,这包括:

  • 形成损伤 DNA 的活性成分
  • 17-β-雌二醇环氧化作用,它反过来产生致癌化合物
  • 增强其他化合物的基因毒性效应

正如我在与药学博士 James DiNicolantonio 合著的《Superfuel》(超级燃料) 中所写道的,ω-6 还能抑制心磷脂,心磷脂是线粒体内膜的重要成分,需要有足够饱和的 DHA,才能发挥正常作用。

心磷脂可以被比作细胞的报警系统,当细胞出现问题时,它通过向半胱天冬酶-3 发出信号来触发细胞凋亡(细胞死亡)。如果心磷脂没有被 DHA 饱和,就不能向半胱天冬酶-3 发出信号,因此也不能发生凋亡。这样一来,功能异常的细胞就能继续生长,从而变成癌细胞。

植物油几乎可能引发所有慢性疾病

到现在为止,癌症并非植物油可能导致的唯一一个健康风险。如上所述,植物油还会使您的 ω-3 和 ω-6 比例失衡,从而引发几乎所有类型的慢性疾病。但它们还可能通过其他方式影响您的疾病风险。

重要的是,植物油在加热之后会降解,形成剧毒的氧化产物,包括环醛。环醛可能导致氧化性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 (LDL),后者又与心脏病有关。它们还会与 Tau 蛋白交联,产生神经原纤维缠结,从而促进神经退行性疾病的发展。

正如 Cate Shanahan 博士在她所著的《Deep Nutrition: Why Your Genes Need Traditional Food》(深度营养:你的基因为什么需要传统食物)一书中所述,要了解膳食脂肪如何影响您的健康,您需要首先了解脂肪如何被氧化。

植物油中的 ω-6 脂肪酸具有高度易变质的键合,在与氧发生反应后,形成自由基级联,将体内的正常脂肪酸转变为危险的高能分子,这种分子可以快速移动,以类似于辐射的方式带来严重影响。

此外,现如今生产出来的很多植物油,尤其是玉米油和大豆油,都采用了转基因原料,并且也是接触草甘膦的重要来源,草甘膦与肠道损伤和其他健康问题有关。

Shanahan 还在书中阐释了在加工植物油过程中形成的 4-羟基壬烯醛 (4HNE) 的危害。4HNE 具有较高的毒性,尤其对于您的肠道细菌,摄入 4HNE 可能使得肠道细菌出现致胖性平衡。

4HNE 还具有细胞毒性并会引发 DNA 损伤,它还会引发破坏线粒体膜的自由基级联反应。Shanahan 曾在 2017 年接受我们的采访,此次采访已刊载于有关膳食脂肪的益处、害处以及丑陋现实一文。他在采访中指出:

你无法为毒素设计出更好的运载工具,这种毒素可能在未来 10 年甚至 20 年内逐渐破坏你的健康,具体取决于你的抗氧化系统的基因能力。

Shanahan 还指出,有机植物油并非解决问题的答案,因为即使是从有机作物中提取的食用油也会产生 4HNE。它是食用油提纯和加工过程中固有的副产品,与食用油本身是否健康无关。

植物油中的 ω-6 还会破坏内皮细胞(血管内壁的细胞),使 LDL 和极低密度脂蛋白 (VLDL) 微粒渗透到内皮细胞。

换言之,这些食用油会进入您的细胞膜和线粒体膜,而一旦这些膜受到损伤,就为各种各样的健康问题埋下了隐患。

它们还会使细胞膜的流动性减少,从而影响细胞膜上的激素转运体,并且,它们还会减缓新陈代谢速度,并抑制衰老细胞的清除—衰老细胞、受损细胞或残缺细胞失去了繁殖能力,因而会产生炎症性细胞因子,从而加速疾病和衰老。

植物油还会导致肝脏内的谷胱甘肽(谷胱甘肽能产生抗氧化酶)流失,从而降低抗氧化防御能力;它还会抑制 △6-去饱和酶。△6 这种酶在肝脏中负责将短链 ω-3 脂肪酸转化为长链 ω-3 脂肪酸。

调整 ω-3 和 ω-6 的比例,保护您的健康

动物油和植物油的区别,海洋动物源性 ω-3 脂肪是人类饮食中最重要的脂肪,因为二十二碳六烯酸 (DHA) 和二十碳五烯酸 (EPA) 实际上是细胞的关键构成要素,包括您的脑细胞,而不仅仅是简单的能量来源。如果您没有足够的 DHA 和 EPA,身体修复和维持健康细胞结构的能力就会受到严重损害。

许多人忽视的关键一点,是适当的 ω-3 和 ω-6 比例的重要性。如果您没有采取措施来显著降低 ω-6 的摄取量(植物油是 ω-6 的主要来源),单纯增加 ω-3 的摄取量还不足以起到效果。

正如一篇 2002 年发表的论文《The Importance of the Ratio of Omega-6/Omega-3 Essential Fatty Acids》(ω-6/ω-3 基础脂肪酸比例的重要性)指出:

过量的 ω-6 多不饱和脂肪酸 (PUFA) 和 ω-6/ω-3 的比例偏高是目前的西方饮食的常见问题,这可能引发多种疾病的发病机制,包括心血管疾病、癌症、炎症和自身免疫性疾病,而增加 ω-3 PUFA 的水平(降低 ω-6/ω-3 比例)可以起到起到抑制这些机制的作用。

对于心血管疾病的二级预防,二者的比例达到 4/1 可能使得总死亡率降低 70%。对于结肠直肠患者,比例达到 2.5/1 可减少直肠细胞增殖,而 ω-3 PUFA 摄入量相同但比例达到 4/1 时,则没有效果。

对于乳腺癌患者,ω-6/ω-3 比例较低可能与降低风险有关。对于类风湿关节炎患者,2-3/1 比例可以抑制炎症;对于哮喘患者,5/1 的比例可以带来有益影响,而 10/1 的比例则可能带来不良后果。

这些研究表明,最佳比例可能会随着具体的疾病类型而变化。这也符合慢性疾病具有多基因和多因素特性这一事实。

因此,ω-3 脂肪酸的治疗剂量很可能取决于遗传易感性导致的疾病的严重程度。降低 ω-6/ω-3 脂肪酸的比例,更有利于降低西方社会盛行的慢性疾病的风险。

由于大部分加工食品及餐厅制作的菜肴都含有植物油,因此,在饮食中消除这种油脂就意味着放弃加工食品和餐馆食物,并使用更健康的烹饪油从头开始制作食物。您的身体确实需要 ω-6,只是它应该是未经加工的形式,而非来自工业植物油。理想的来源包括未经加工的天然种子和树本坚果。

最健康的烹饪油

了解植物油和动物油的区别,虽然说细节决定成败,但细节也可能错综复杂,要了解健康的饮食应该包含哪些食物,最简单的方式是回顾 100 多年以前的饮食,了解那个时候人们都会选择哪些食物,并且又会如何制备这些食物。

您的目标是选择真正的食物—也就是尽可能接近其天然状态的食物。对于脂肪,这一点尤为重要。再次强调,远离植物油以及任何使用植物油烹饪的食物,可以显著降低炎症,减少线粒体和细胞损伤,这将保护您免受各种常见凶手的伤害,包括癌症。对于究竟要用哪些脂肪来取代植物油,下面这些都是非常健康的选择:

有机猪油 — 2015 年一项针对 1000 多种生食进行的分析,将生分离猪油列为 100 种最健康的食物的第八名。猪油中的重要营养物质包括维生素 D、ω-3 脂肪、单一不饱和脂肪(牛油果和橄榄油也含有这种脂肪)、饱和脂肪及胆碱。

椰子油是另一种非常理想的烹饪油,它可以带来多种健康益处。

橄榄油 — 纯正的含有健康的脂肪酸,可帮助降低心脏病的患病风险。虽然一般的建议橄榄油不能用作烹饪有,而只能用来制作凉菜,但一项近期研究在将 10 中备受欢迎的烹饪油进行对比之后,反驳了这条建议,该研究发现特级初榨橄榄油实际在氧化稳定性和加热时产生的有害化合物方面表现非常突出。

但还是有必要提醒您一句,假冒橄榄油随处可见,因此,您务必要花一点时间了解橄榄油的来源。很多橄榄油都掺杂了廉价的植物油或不适合人类食用的橄榄油,这可能给健康造成多方面的损害。

有机黄油(最好采用有机草饲牛奶制成)来取代人造黄油和植物油涂抹酱—黄油是非常健康的天然食物,但却受到了很多无端的指责。

有机酥油是更理想的选择,只要您能够将可能引发问题的牛奶固形物去除—酥油是纯净的脂肪,不含碳水化合物,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食用油。制作酥油的最佳方法是将其放在脱水机的玻璃容器内,加热时温度不要超过 37.8 摄氏度(100 华氏度),以保持其品质。

您可以用玻璃吸料管吸出其中的牛奶固形物。酥油制作完成之后,您甚至不需要冷藏,因为它在室温下可以保存数周。

为了摄取足量的健康脂肪,请务必食用未经加工的脂肪,比如牛油果、生坚果、生乳制品和橄榄油。另外,您还可以通过食用更多沙丁鱼、鳀鱼、鲭鱼、鲱鱼或野生阿拉斯加鲑鱼,或服用磷虾油之类的补充剂,来增加动物源性 ω-3 脂肪的摄取量。

来源与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