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汀类药物会引发大脑变化,带来毁灭性的影响

  • 他汀类药物可能导致抑郁症和焦虑症的风险增加。研究人员还发现,它们会增加攻击性和暴力性行为,增加自杀的风险,损害认知能力
  • 在 2016 年提出一项新的建议之后,美国服用这类药物的人数已经增加到了 3500 万
  • 科学界的一个普遍特点,是没有兴趣研究这类药物对性格的影响
  • 其他已知的副作用包括肌肉骨骼疾病、动脉粥样硬化、白内障、神经退行性疾病和骨质疏松症
  • 通过评估您患心脏病的风险,了解您的胆固醇水平,分析您的铁含量和整体饮食,就可以为您提供更完善的保护

739
他汀类药物

作者:Mercola 医生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2017 年的数据显示,在美国,每 37 秒就有一人死于心脏病,心脏病是造成美国人死亡的头号元凶。2014 年和 2015 年,心脏病给美国造成了 2190 亿美元的财政负担。每 40 秒钟就有一个人遭遇心脏病发作。风险更高的人群包括吸烟者、高血压、高胆固醇和/或糖尿病患者。

研究人员认为,胆固醇水平对心脏病有很大的影响,因此,制药公司专注于开发一种适用于多达数百万人的药物,在这些人开始寻找所谓的动脉硬化治疗方法时,向他们推销这种药物。在经历 20 世纪中期开始的历史性旅程之后,第一种他汀类药物于 1987 年问世,它便是洛伐他汀。

他汀类药物的作用方式,是阻止某种酶在体内发挥作用。这种药物最先在真菌肉汤内进行测试,随后在动物体内进行测试,两种情况下都降低了血浆胆固醇水平。现在,数百万人正在医生的建议下服用他汀类药物,希望能延长寿命,降低患心脏病的风险。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一位心脏病专家解释了使用他汀类药物的危险演变历程:

传统上,他汀类药物被视为一种单纯的降胆固醇药物。因此,使用这种药物来治疗高胆固醇患者,是非常合理的做法。但我们已经了解到,这种药物也有利于胆固醇水平较低、心脏病患病风险较高的人群。因此,我们正在考虑将他汀类药物作为一种降低风险的药物。

随着主流医学界持续给越来越多的患者开具他汀类药物,而无论患者目前的胆固醇水平是否高于被认为正常的水平,其他一些人提出了警告,称这种趋势可能会让更多的人面临风险,而不是起到帮助作用。

正如我曾报道过的,2015 年针对他汀类药物试验开展的一项综述发现,在初级预防试验中,服用他汀类药物的患者延迟死亡的中位数仅为 3.2 天。而为了换取这短短的 3.2 天,服用他汀类用药物的患者可能会遭受心脏损伤,患痴呆症的风险也会增加。

您的大脑是否正遭受他汀类药物的影响?

Beatrice Golomb 博士是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医学教授,他最近的研究主要围绕他汀类药物的使用。在回答《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 的一位读者提出的问题时,她提到了他汀类药物如何影响您的神经系统,更具体地说,如何影响您的大脑: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数据显示,2003 年至 2012 年,约有四分之一的 40 岁及以上的美国人在服用降胆固醇药物。但研究显示,他汀类药物可能影响我们的睡眠和行为,甚至可能改变包括痴呆症在内的神经退行性疾病的发展。

2015 年,我和同事发现,平均而言,服用他汀类药物的女性会表现出更强的攻击性;而男性的攻击性通常更低,可能是由于睾丸激素水平降低。在我们的研究中,一些男性的攻击性确实明显增强,这与睡眠质量下降有关。

2016 年,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 (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 发布了新的指南,扩大了对他汀类药物的建议范围,其中指出,40 至 75 岁之间、至少面临一种心脏病风险因素的人群,均应该开始服用他汀类药物。这项建议导致目前有 3500 万人正在服用医生开具的他汀类药物。

Golomb 发现,根据每个人的的病史、服用的药物和剂量,这些药物会产生不同的效果。她发现,虽然已经有关于使用他汀类药物的不良反应的报道,但目前尚未有很多关于使用他汀类药物引起的情绪和行为变化的研究发表。

在 12 个案例研究中,Golomb 发现,使用他汀类药物后人体就会开始出现变化,并且这些变化会随着药物的继续使用而持续或进一步发展。服药者报告的暴力意念、自杀、易怒和抑郁等,在停药后得到了解决。其中的一部分报道包括:

  • 服用辛伐他汀 5 天后自杀
  • 50 多岁的妇女在每天服用 10 毫克辛伐他汀、连续服用 2 周后出现抑郁
  • 50 多岁的男性在每天服用 20 毫克阿托伐他汀、连续服用 1 个月后出现抑郁和攻击性
  • 40 多岁的男性在每天服用 10 毫克阿托伐他汀、连续服用数月后自杀

其他报告的症状包括自杀念头、认知障碍、噩梦和焦虑。20 年前,Golomb 第一次怀疑他汀类药物与心理健康变化之间存在关联。她在文献中发现的证据显著多于她的预期。随后,她在瑞典开展了一项研究,将 25 万人的胆固醇水平与当地犯罪记录进行对比,并向 BBC 评论道:

我们正在汇集越来越多的证据。即便在对混杂因素进行调整之后,在基线水平上胆固醇水平较低的人因暴力犯罪而被捕的可能性,仍然显著更高。

科学界对药物给性格造成的影响置若罔闻

他汀类药物

生理方面的变化是可以测试的,但心理和性格的变化却很少得到客观地衡量。2016 年一项研究的结果表明,尽管媒体已经在关注心理健康问题的正常化,但英国有 1200 万存在精神健康问题的成年人没有寻求帮助,主要是因为他们感觉尴尬。

有证据表明,天生胆固醇较低的人可能会表现出更大的攻击性和愤怒情绪。在一项针对 4852 名 6 至 16 岁儿童开展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胆固醇水平低于 145 毫克/分升的儿童被停学的可能性,是胆固醇水平较高的儿童的三倍。

研究人员推测,停学的压力可能降低了胆固醇浓度。但其他一些研究表明,压力会增加而不是降低胆固醇水平。降低胆固醇水平似乎会影响大脑中的血清素水平,这在围绕果蝇和鱼类开展的动物研究中得到了证实。

在针对鱼类开展的研究中,胆固醇水平降低,血清素水平变化,会让鱼变得更有攻击性。Golomb 确信,通过使用他汀类药物来降低胆固醇水平会影响大脑功能。

但她更关心的是,科学界对看似普通的药物对性格和攻击性的影响缺乏关注。俄亥俄大学的一位疼痛研究者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事实上,在药物对性格和行为的影响方面,研究存在显著的差距。我们非常了解这些药物的生理影响,无论它们是否有生理上的副作用。但我们不了解的是,它们如何影响人类行为。

他汀类药物会增加健康问题的风险

他汀类药物的副作用之一,是它们会消耗人体内的辅酶 Q10 (CoQ10)。这也许可以解释服用药物的人所经历的一些破坏性的长期影响。早在 2002 年,就有人强烈建议 FDA 发布一个黑箱警告,告知患者和医生这类药物会消耗 CoQ10,但在 2014 年,FDA 拒绝了这项提议。

CoQ10 至关重要,因为它可以帮助控制心力衰竭。在服用他汀类药物时,您可能会发现自己体内的维生素 K2 水平降低,进而导致骨质疏松症、大脑疾病和全身不适当钙化的风险增加。

使用他汀类药物还会导致神经退行性疾病、白内障和肌肉骨骼疾病的风险增加。虽然 FDA 报告的肝脏并发症非常少见,但一名医生在调查 FDA 的不良事件报告系统 (FAERS) 后发现,2006 年至 2013 年期间,区区两种不同的他汀类药物,就与 5405 人报告的肝炎或肝功能异常有关。

研究人员还发现,服用他汀类药物的人患 II 型糖尿病的风险更高。在一项已经发表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对 22 名患有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的职业运动员进行了为期 8 年的随访,并使用不同的他汀类药物对其进行治疗。22 名患者中,只有六人至少耐受一种药物。在这六人中,又只有三人可以不受限制地继续训练。

越来越多的老年人正在服用过量的处方药物

在英国 65 岁以上的老年人中,有 10% 的人每周至少服用八种处方药。据《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 报道,美国 65 岁至 69 岁的老年人平均每年服用 15 种处方药,这还没有包括他们可能服用的非处方药的数量。

同时使用多种处方药被称为多药治疗,这在老年群体尤其是在养老院非常常见。多药治疗可能会增加住院人数,伴随而来的是大量的并发症、较高的死亡率和过高的医疗费用。

服用具有明显副作用的药物(如他汀类药物)的一种潜在危害便是,医生经常开具一种药物来治疗另一种药物的副作用。药物之间的相互作用可能导致住院治疗,有时可能导致死亡。

维持正常胆固醇水平的简单方法

您可考虑通过一些方法来维持正常的胆固醇水平。我认为,除非总胆固醇含量超过 300,否则测量总胆固醇对评估心脏病几乎没有任何参考价值。

在某些情况下,如果您的低密度脂蛋白或甘油三酯水平较高,而您的高密度脂蛋白水平较低,那么,高胆固醇水平可能预示着某种问题。评估心脏风险的更实用的方法,是结合以下两个比率和其他生活方式因素,例如您的铁水平和饮食:

  • 高密度脂蛋白 (HDL) 胆固醇/总胆固醇比例 — 用 HDL 水平除以您的总胆固醇水平。得出来的比例应高于 24%。
  • 甘油三酯/HDL 比例 — 用甘油三酯水平除以您的 HDL 水平。该比例应该低于 2。

通过遵循一些调整生活方式和减少环境毒素接触的建议,您可以控制自己的健康,并且也能够保护您的心脏,并降低患心脏病的风险。

来源与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