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丙酸钙与糖尿病和自闭症密切相关

  • 丙酸盐是肠道微生物发酵的代谢副产物,但在食物中添加丙酸钙可能会造成肠道微生物群失衡,引发神经行为改变和胰岛素耐受性
  • 丙酸钙被确定为“公认安全” (GRAS) 类别;然而,法律允许食品制造商自行作出安全决定,允许使用这类化学物质
  • 尽管一开始几乎不会对食品添加剂进行安全测试,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混合使用多种化学物质所导致的健康担忧可能会超出预期
  • 强大的肠道微生物菌群是保持最佳健康状态的重要基础策略;身体和心理健康都受到肠道细菌多样性的影响

230
肠道与大脑

作者:Mercola 医生

食物在制备过程中被改变的程度取决于连续体。任何不是直接从藤、地面、灌木或树上收获的食物都经过了一定程度的加工。加工可能是冷冻、罐装或干燥等最基本的处理,也可能涉及让食品发生显著变化的超加工——比如您通常会在加油站购买的那些食品。

超加工和最低加工的食品之间的糖含量差异巨大。数据显示,超加工食品中 21.1% 的卡路里来自糖,而未加工食品则不含精制或添加糖。随着过去几十年内食物选择的改变,健康挑战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

例如,II 型糖尿病的根源在于胰岛素耐受性和瘦素信号系统的缺陷。换句话说,它是由高糖饮食导致的,而治疗方法是免费的,任何想要改变饮食习惯的人都可以随时尝试。

食物供给中草甘膦泛滥、接触有机氯农药和重金属也可能是自闭症儿童人数不断上升的原因。

不断上升的自闭症和糖尿病发病率已成为公共健康问题

糖尿病

糖尿病 是第七大致死原因,并且可能诱发前十大致死原因中的另外三种原因,包括心脏病、中风和肾病。根据美国糖尿病协会的数据,美国每年有 150 万人被确诊为糖尿病,其中有 19.3 万名患者未满 20 岁。

自闭症谱系障碍 (ASD) 的特征是重复行为和持续的社交困难,发病程度取决于您在谱系中的位置,包括沟通和社交困难。这些症状通常在出生后的两年内就能被发现。

自闭症的患病率可能高于预期

两个独立的研究团队分析了源于父母问卷的数据,分别发现了不同的结果,包括 29.5% 的儿童在研究期间没有接受相应的治疗。

第一项调查发表在《儿科学》 (Pediatrics) 杂志上,其结论显示父母报告的自闭症诊断率为四十分之一。

第二项研究发表在《美国医学会杂志》上,经调查发现,各州的自闭症患病率存在很大差异。在接受治疗的患者中,43.3% 只接受行为治疗,6.9% 只接受药物治疗,20.3% 两者都接受。

一项针对辅助性保障收入 (SSI) 计划所用资源的评估显示,2004 年因自闭症而使用的资源为 8.08%,这一比例在 2014 年上涨到了 20.53%。

此外,自闭症障碍类别的津贴率高居第二位,几乎没有迹象表明申请和接受自闭症 SSI 福利的儿童人数的增长有所降速。

丙酸钙与自闭症症状的恶化有关

虽然还未将某单个因素与自闭症的发展联系起来,但已确定食品添加剂丙酸钙 (E282) 与症状的加重有关,并可能在自闭症的发展中发挥作用。

丙酸钙是一种在食品工业中广泛使用的防腐剂和抗真菌剂,经常喷洒在水果、包装肉类、奶酪和面包上。

尽管这种化学物质作为抗真菌药物确实非常有效,但它对肠道微生物群有负面影响,会加重自闭症症状。丙酸钙是丙酸的钙盐,目前被分类为“公认安全”(GRAS)。

根据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规定,它可以作为食品添加剂使用,除采用制造商确定的“现行良好制造工艺”外,无任何其他限制。欧洲食品安全管理局将丙酸钙登记为一种经授权的抗菌防腐剂,用于动物饲料中,对多种细菌有效。

醋酸盐、丙酸盐和丁酸盐是肠道微生物发酵产生的短链脂肪酸。它们已被证明对能量代谢有多种有益的影响,在饮食、肠道微生物群和能量之间发挥着复杂的作用。然而,过量的丙酸盐可能会引起与自闭症惊人一致的行为效应。

丙酸会影响肠道-大脑轴

在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指出丙酸是由与自闭症相关的胃肠道细菌(梭状芽胞杆菌和拟杆菌)产生的。给啮齿动物注射丙酸,可能会产生类似自闭症的可逆性行为、电图和神经炎症变化。

丙酸是由肠道微生物群分解消化纤维后自然产生的。丙酸钙被确定为 GRAS,因为它被认为是与人类生理相容的。丙酸代谢速率受多种遗传、微生物和环境因素的影响。

然而,过量丙酸会对神经行为产生影响,尤其是对那些患有自闭症的人,肠道微生物异常本就已经使得他们很容易过量摄入丙酸,这样会让他们更容易受到进一步伤害。虽然这些症状在健康人身上不太容易发现,但如果大量接触也可能引发健康人出现类似自闭症的可逆症状。

理想情况下,肠道微生物群应该在有害和有益细菌之间维持平衡(尽管许多所谓的有害细菌只会在允许过度生长后才会造成问题)。一旦某个菌种的数量不成比例地增长,它可能会导致其他菌种变得饥饿,并导致过量生成某些化学物质。

当有害细菌的生长速度超过有益细菌时,由此产生的炎症就会引发与自闭症相关的胃肠道问题。还可能刺激到肠道-大脑轴,引发诸如焦虑等行为和心理问题。丙酸还能够穿过血脑屏障。

虽然目前尚无人类研究表明它有可能影响自闭症的发展,但研究人员假设,如果让大脑暴露在过量的丙酸中,则胎儿时期神经发育的敏感性可能会推动自闭症的发展。有动物研究表明围产期接触丙酸会改变神经行为。

食品添加剂会增加您的健康风险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管理着一个包含 4000 种 成分的数据库,该局承认“该清单中只包括部分成分。这份信息清单是由非 FDA 实体整理的,因此包含在此清单中并不意味着该局对此应用进行了审批或评估。”

世界卫生组织指出,“目前有数千种食品添加剂正在被使用,所有这些添加剂都是为了使食品更安全或更具吸引力而设计的。”许多添加剂都与健康问题有关,未经审查或批准就被授予 GRAS 状态。据《华盛顿邮报》报道:

FDA 表示,虽然法律允许食品生产商自行做出安全决定,但他们‘鼓励企业在开发新成分时先咨询 FDA’。FDA 最终指出,生产商有责任确保他们的食品安全合法。”

不幸的是,虽然几乎从未对单独的化学物质进行过单独评估,但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组合食用多种添加剂的健康影响可能会更严重。丹麦技术大学的国家食品研究所 (National Food Institute) 开展的一项评估发现,即使是很小的量,将化学物质混合使用,可能会放大彼此的负面影响。

此外,食品制造商被允许将化合物标注为“人工香料”,而无需单独列出。2018 年底,FDA 在回应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和环境工作小组的一份请愿书时,宣布了一份包含 7 种合成化合物的清单,明确规定不允许再将这些化合物用作食品添加剂。

这些添加剂与动物癌症有关,最常用于烘焙食品、冰淇淋、糖果和口香糖中。环境工作小组的营养学家 Dawn Undurraga 说:

“消费者永远不会知道哪些食品是用这些化学物质制成的,因为生产商被允许用概念模糊的‘香料’一词来隐藏这些成分。这是向前迈出的积极一步,但 FDA 应该授权消费者自己做出充分知情的决定,要求全面披露成分。”

环境工作小组发布了一份“Dirty Dozen”指南,致力于禁止使用其他内分泌干扰物作为防腐剂,并开发了“Food Scores”数据库——一个涵盖超过 12 万种食品和个人护理产品的广泛评级清单,提供了有关配料和加工的信息。

强大的肠道微生物菌群可以降低健康风险

照顾好您的肠道微生物菌群,可能是您能为改善健康所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肠道微生物菌群会影响多种内脏器官的功能,包括皮肤、肺、乳房和肝脏。当您的肠道微生物菌群被破坏时,它可能会自动破坏您的免疫功能,并产生深远的影响。

以癌症治疗中使用的检查点抑制剂为例,这是一类通过触发免疫系统来发挥作用的免疫治疗药物,似乎依赖于肠道微生物菌群。

据《自然》杂志报道,2015 年的一项研究发现,无微生物的小鼠未能对检查点抑制剂的治疗产生反应,但摄入了脆弱拟杆菌的小鼠反应更好。还有人认为,由于肠道和心理健康之间的联系似乎非常紧密,益生菌或许有一天会取代抗抑郁药。

在《生物精神病学》上刊载的一篇文章中,作者指出,包括创伤后应激障碍在内的严重和慢性心理健康问题,可以通过使用能抑制应激激素的特定益生菌来消除。

来源与参考